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飞毛腿跑腿 老刀招聘 侨宝客户端 瞬修用户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安卓频道 > 安卓软件 > 小说阅读 >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精校版

小说阅读

拍照摄影影音播放社交聊天资讯阅读教育学习金融理财商务办公旅游导航生活工具安全防护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壁纸美化饮食健康实用工具购物消费小说阅读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精校版

应用平台:android

软件大小:5.2MB

应用语言:国产应用

软件等级:

更新时间:2017-11-22

应用人气:

1人评分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10

余小枫李承鄞小说大结局是什么?清云歌全文资源免费阅读。久友下载站小编知道最近有很多小伙伴正在寻找余小枫李承鄞小说资源,于是今天小编特地准备好了 清云歌 余小枫李承鄞完整资源分享给大家~喜欢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哦~清云歌最新章节更加精彩,久友下载站小编为喜欢本书的朋友带来了清云歌全文免费阅读app,和久友下载站小编一起体验清云歌app内在线阅读大结局吧。

小说简介:

暮小涯倾情著作的一本古代虐心小说“清云歌”。我不忍,也不能让自己受的苦,再让孩子受一遍……“李承鄞,你也会恼怒,也会生气吗?可而今,我所有的苦难皆来自于你,你可能明白?”但这些话,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只能咬着牙把所有的秘密咽进自己肚子里。眼前渐渐模糊,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紧紧卡在我脖子上的那只大手却忽然松开,霎时间,大量的空气忽然涌入我的口中,我才得以呼吸。。。。

章节欣赏:

得知自己有了李承鄞孩子的那一刻,我本该是开心的,可是我一点都笑不出来。打开窗子,我还能望见天空中一片黑压压的云,连带着周遭的空气,都被这股雨前的潮湿浸透了似的,越发沉重起来。
我紧咬着牙关用力的攥住流云袖下颤抖的双手,眼眶略微湿润,不行,还是控制不住!距离三年之期只有三个月了,最近手抖的越发厉害,我最多只有三个月的命了,孩子才一个多月,我的命太短,熬不到到他出生。看着地上大把大把的落发,我有些慌乱的对着外面喊:“素素,把我的药端过来。”不多时,月香端着一药碗小心翼翼的踱步进来,摆到我面前时,方笑吟吟的道:“娘娘又喊错了,奴婢是月香。”
我看着月香晃了晃神,是了,我的素素已经死了,一个月前就死了。扑面而来的浓药的苦腥味让我回过神来,汤药还冒着热气儿,婷婷袅袅的白色蒸汽缓缓升空,随后消失不见。嘴角勾起一抹凉凉的弧度,我捧起月香端来的药碗,没有半分迟疑的一饮而尽。我害怕再多等一会儿,我会舍不得。月香接过我手里的碗,目光中带着少许疑惑,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这是什么药?为何您要喝这个,可是害了什么病?”我目光落在空碗上,停顿了一瞬,随后红唇微微勾起,我猜我现在笑得一定很难看。
“能让人开心的药。”至于害了什么病,大抵是心病?从遇见李承鄞的那一刻起,便注定害了的心病。阴郁的天气,难得窗户外吹进一丝桂花的清香,却叫我有些发冷,我叫月香关上了门窗,将她遣了出去。独自躺回床塌上,散下了纱帐,可盖上锦被的那一刻,只觉得身子更冷了,尤其是小腹那里,像是捂了一块冰,丝丝寒气惹得我手脚冰凉。药效大概是过了半个时辰才发作的,这期间我一直呆呆的望着床榻顶端等着它,红木的塌沿儿上面刻着两个小巧的娃娃,一男一女,正笑盈盈的看着我,好不喜庆,大抵我的孩子能出生的话,也是这样吧。
小腹逐渐传来一阵钝痛,越发的浓烈,像有人举着一把不够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的磨蹭着我的血肉。额头上有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我的面颊淌下来,我咬着牙尽量不叫自己痛呼出声。可月香还是发现了异样,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不作我回答,她便冲了进来,惊呼了一声“娘娘”,然后转身撒腿跑了出去。“太医!”“太医呢?”……不知多久过去,小腹痛楚之感减轻了些,我才自鬼门关转了一圈儿似的回归了意识,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李承鄞是和太医一块儿赶到的,进了房门,太医见到他,作势要对他行礼,可还未跪下就挨了一脚。也不知他是因为急怒攻心,还是怎么的,分明是怒吼,声音却有些颤抖。
“还不快滚去给她请脉!”老太医禁不起吓,登时战战兢兢的跪在我面前,伸出手颤抖着搭在我的手腕儿上,随后面色一变,转过身对着面色阴沉骇人的李承鄞讲道:“启禀皇上,清妃娘娘是有了身子,只是……只是又落了胎,是以才……”同一时间知晓我有了身孕,又落了胎,李承鄞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一旁的月香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李承鄞转身看向面色紧张的月香,声音冷冽中透冰寒。
“你知道些什么?”月香吓得哆嗦着身子,许久才敢抬头,她先悄悄看了一眼榻上躺着的我,才硬着头皮道:“回禀皇上,是,是娘娘自己调配的方子,让奴婢熬的药,是以才……皇上恕罪,奴婢起初并不知情,奴婢若是知道那是打胎药,死也不会给娘娘喝的!”听着月香战战兢兢的话,我突然有些想笑,有种解脱了的感觉。
可李承鄞到底是恼了,冲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我这孱弱的身子被他掐着这样晃上一晃,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可奈何脖子被他掐住,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想吐也吐不出来。
“你就这么不想给朕生孩子!”我嫁给李承鄞五年,他一直膝下无子,大抵他是真的想要个孩子吧?而眼下我又“谋害”了他的子嗣,所以才会这么恼火吧?面对他的怒火,我胸口发闷。天知道,我亲手葬送的,也是我孩子的生命,谁说我就不会痛不会难受呢?!
他一直都知道的,我心系于他,我做梦都想与他有个孩子,哪怕他仗着我对他的感情,害死了我的素素,哪怕他将我几十载的寿命锐减成三年,哪怕他把曾经给我的承诺都兑现给了凤依存,我还是想的。可是我生不下来,即便是生的下来,千瓣桃红的毒,我一个成年女子都受不住,更何况我那还未成形的孩子,即便是生的下来他也熬不过足月。
我不忍,也不能让自己受的苦,再让孩子受一遍……“李承鄞,你也会恼怒,也会生气吗?可而今,我所有的苦难皆来自于你,你可能明白?”但这些话,我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只能咬着牙把所有的秘密咽进自己肚子里。眼前渐渐模糊,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而死的时候,紧紧卡在我脖子上的那只大手却忽然松开,霎时间,大量的空气忽然涌入我的口中,我才得以呼吸。
“她想死就让她死,谁也不准救她!”末了,李承鄞带着彻骨的寒意拂袖而去。高大的身影渐行渐远,我呆呆的躺在满床黏腻的鲜血中,狼狈的宛若一条丧家之犬,却又如获新生。被主子落下的太医欲言又止的看着我,末了,却只是摇头叹息,默默离去。

清霄殿骤然变得寂静无声,小腹依旧阵痛,可我的意识昏昏沉沉的,只好带着这股痛楚昏睡了过去。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月香正守在床前,看到我醒来,当下便是惊喜的站起身子。
“娘娘,您终于醒了,奴婢给您熬了红枣莲子羹,去给您盛一碗,您吃一点儿?”我虚弱的撑起一抹笑容,轻声道:“好。”垂下头,我摸着空空如也的小腹,那里曾经存在着一个小小的生命,但却死了,就在方才,死在他亲娘的手里。可东西还是要吃的,至少我得熬到卫言在外面安顿好一切,我才能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月香回来时,手中端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小碗,她坐下身子,一边温柔的吹着汤匙一边劝解我道:“娘娘,您也别怪皇上,皇上就是嘴硬心软,您睡了后他在这儿守着您好久才离开的,还让人将孩子取走了。皇上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奴婢,给您炖些补品。”
瞧着月香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莫名觉得好笑,也真的笑出了声儿来。“呵呵……”虽说李承鄞看我时,眼中的杀气确确实实的存在,可李承鄞的确是怕我死,有我这么个“活药”存在,才能保他的凤依存长久无恙,若然我真的死了,凤依存再中了什么奇毒,就没人能救他心爱的女人了。月香见我笑了,以为她的话起了作用,没再开口,只小口小口的盛粥,再细心的送入我的口中。
可怎奈红枣莲子羹过于甜腻,外加我身子难受本就吃不下东西,勉强吃了小半碗,突然一口血气翻涌上来,口中一阵腥甜,眼见着就要吐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嘴巴,强行咽了下去。对着月香摇了摇头,她才有些为难的端着小碗出去了,我慌忙背着月香将手上的血迹胡乱的抹了个干净。
……第二日,晌午时分,我方能撑着病怏怏的身子坐起来,只听到一声尖细的吆喝。“凤贵妃娘娘驾到——”凤依存,来的可真早!一袭红色衣裙款款到了清霄殿,后面稀稀落落跟着一种宫娥,凤依存进来后,瞧着气若游丝的我,她关怀备至似的拉起我的手。“姐姐,好生生的怀了孩子,怎么就掉了呢?还疼不疼?”今日她特意来看我穿的可真喜庆,连指甲都涂了丹蔻,随着她抓着我的手,嫣红的颜色不住的在我眼前晃,艳生生的丹蔻刺的眼睛疼,像极了那天从素素身上流出来的血。
疼不疼,我也想问问素素,那天留那么多血疼不疼?喉咙涌上一股腥咸,我一阵冷笑,只字未提,随后,反手一巴掌打在了凤依存那我见犹怜的脸蛋儿上,“啪”的一声,都被吓的抖了一抖。
她们料定我一个死了哥哥,无依无靠的孤女不敢动当朝大司马的掌上明珠吧?却是不等那些宫人们反应过来,我的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打我的不是凤依存,而是尾随她而来的李承鄞。力道之大,生生将我从床塌边掀到了墙根处,涌上来的血气却还是没能忍住,我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我又忍不住笑了,我笑得越发疯癫,却透着凄凉。
他到底爱的是凤依存,爱的滴水不漏,甚至怕她来我这清霄殿受委屈,这上朝的时辰,他也扔得下满朝文武赶过来。“**,依存好心探望你,你不领情也便罢了,还敢打她!”暴怒的声音震得我脑中嗡嗡作响,昏眩之际,我看到凤依存嘤嘤委屈的靠在李承鄞的肩上,李承鄞捧着她被我打的半边脸,满满的心疼几乎都要溢出眼眶。
看着自己爱了五年的男人同凤依存的恩爱模样,我只觉得讽刺。愣了许久的月香突然想到了什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才敢开口替我辩解,“皇上,我家娘娘定然是痛失爱子,得了癔症,求皇上和贵妃念在她这么可怜的份上,不要跟她计较……”月香说着说着,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那副替我着急紧张的模样,看着便叫我想起了我的素素

李承鄞大抵是恨透了我,冰冷的目光扫过月香,却是看都不肯多看我一眼。“她自己作的孽与他人何干?她想死,旁人还能拦得住?”
趴在李承鄞怀中的凤依存哭得梨花儿带雨,却不忘抬起头来柔弱的道,“皇上,臣妾没什么大碍,还是……”可这虚伪的劝解却叫李承鄞更加震怒,只见他大手一挥,“来人,把她拉出去,罚她跪在清霄殿前,依存的脸没好,她就不准起来!”话音刚落,便从殿外进来两个侍卫,粗暴的将我自榻上拖到冰冷的地面上。感受着双腿之下的冰冷,我的脑袋才算清醒几分,相比身子上的寒冷,叫人更加难过的,是来自于心底的寒霜。
“皇上使不得啊!娘娘现在身子弱,外面天气又这么冷,若真的让她跪上几天,她会死的……”“她的命那么硬,区区邪风能伤她分毫?”“皇上,您饶了娘娘吧,贵妃娘娘,您……”月香跪在门口,扯着李承鄞的衣裳撕心裂肺的哀求着,可是月香不知晓,李承鄞最不喜欢旁的人同他拉扯。果不其然,月香被他一脚踹了出去。
呵呵……寒风呼啸着,倒是没有辜负这几日来连日阴沉的天气,竟是在这个档口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雨水浸湿了我身上的衣裳,潮湿冰冷的空气紧着钻进我的脖子。
月香哭哭啼啼求情的声音依旧从殿内传来,我听不真切,身子伏在那坚硬冰冷的汉白玉上,不多时,便见李承鄞抱着他心尖儿上的人,大步从我身边经过,看都未曾多看我一眼。
听着渐去渐远的脚步声,我的眼眶莫名有些酸楚。按道理来讲,我打了凤依存一巴掌,他打了我一巴掌,我们该算是扯平了,为什么他抱着凤依存心疼去了,我却要在这罚跪呢?果然,人跟人还是有区别的。细雨绵绵,沾湿衣裙,却不能将人彻底浸湿,只潮乎乎的黏在人的身上,任由一阵冷风钻进人的身子里,叫人瑟瑟发抖。不知过了多久,额上火急火燎的烫起来,眼前一黑,我倒在了地上。耳畔响着猎猎的晚风,像极了儿时山谷中的声音,恍惚之间,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见李承鄞时的模样,开了漫山遍野的紫藤花丛中,一个俊朗的少年伫立其中,美如谪仙。
可是他不开心,满目愁容,他告诉我,他想当太子,想掌管天下,可没人肯帮他,他来求我的阿爹阿娘,阿爹阿娘却拒绝了他。看着他忧思的样子,我忍不住伸手抚平了他的眉头,又看到他展颜的那一刻,山谷里所有的紫藤花都黯淡了。
我心里默默做了个决定,他这么好看的人,皱起眉头来太糟蹋这么一张面皮了,我要让他笑。我跑去向阿爹阿娘求情,我说要嫁给他,嫁给这个俊朗忧郁的少年郎,阿爹阿娘不同意,说即便是我嫁给他,也不会派人助他夺取皇位的。可是阿爹阿娘说谎,在我嫁给李承鄞后,他们任由智勇无双的哥哥陪着我,为李承鄞出生入死了五年。
那时我还不是娘娘,他也不是皇上,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那时候的李承鄞对我,也像对凤依存一般,事事都将我捧在心尖。。在山谷中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活的时候,只是后来为什么都变了?



软件特别说明

我们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该app有着海量图书即搜即看,新闻大事掌握在手,更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只需要在APP中搜索“清云歌”就可以进行阅读啦!就可以让你随时随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小说并且让用户随时随地可以享受到看小说的乐趣。为了保护版权,久友下载站不提供“清云歌”免费在线阅读,只是为了想要找小说的小伙伴提供一个参考的绿色平台,希望小编的个人见解,能为大家找“清云歌”的时候带来方便。


标签: 余小枫 李承鄞 暮小涯

上一篇:我爱你相懦以沫app章节目录阅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应用截图

  •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截图(1)
  •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截图(2)
  • 清云歌余小枫李承鄞古代虐心小说 截图(3)

相关专题

  • 音频编辑软件 音频编辑软件

    音频剪辑软件哪个好?音频编辑软件合集。音频编辑软件可以帮助大家编辑音频,可以将音乐剪切、合并等操作,在生活中音频编辑软件是非常重要的软件。那么免费音频编辑软件有哪些?音频剪辑软件哪个好?喜欢可以来久友下载站下载。 更多详细 >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最新推荐

本类推荐排行

最新专题

  • 音频编辑软件
  • 动态桌面软件
  • 内存清理软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