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厘米人AI e找家教 西安审批服务 绵阳家教网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安卓频道 > 安卓软件 > 小说阅读 >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精排版

小说阅读

拍照摄影影音播放社交聊天资讯阅读教育学习金融理财商务办公旅游导航生活工具安全防护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壁纸美化饮食健康实用工具购物消费小说阅读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精排版

应用平台:android

软件大小:5.2MB

应用语言:国产应用

软件等级:

更新时间:2017-11-24

应用人气:

1人评分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10

逆世医妃是久友下载站小编特地为了喜欢看穿越文的小伙伴找到的一本古代穿越小说。毒医世家的她一朝穿越到被逼嫁给煜王爷的懦弱贵女!不是她不肯为了爱情委曲求全,但是,一旦这样的委曲求全,便是侮辱了爱情。。。。 逆世医妃 app免费阅读。久友下载站小编为大家带来了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小说全文在线阅读app,有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小说简介:

逆世医妃是一本讲述温意宋云谦之间的纠心爱恋的古代言情小说。温意一路出宫心头还是憋得要紧,见千山也一言不发,知道是被自己的怒气吓着了,缓了一口气,她掀开帘子说:“我刚才不是冲你,别在意。”千山回头看她,“其实我不明白主子生气什么?”温意轻轻叹息,“千山,我和宋云谦已经分开了,除了是双胞胎的父母之外,我们并无其他关系,明白吗?”千山不明白,“您就真的可以忘记皇上吗?”。。。。

章节欣赏:

诸葛明盯着她,“不,当年我为你检查过伤口,你只是腿上有伤,并没有其他伤,你的脉象更显示你没有其他暗病,你若是没有试针,你不可能会死。”
温意摇摇头,沉声问道:“三年前,你们已经知道我不是杨洛衣了吧?”
诸葛明沉默了一会,道:“是在你死后才完全确定你不是洛衣。”他把她死后的事情告诉了她,连国师说她是异世女子的事情都告知了她。
温意吃惊,“你的意思是,连皇上皇后都知道我不是洛衣?”
“没错!”诸葛明道,“洛衣死的时候,去跟父母告别,你大概也是不知道的吧。若不是因为她的道别,我们也未必会知道你借尸还魂的事情,然后再请国师去核实此事。”
温意脸色苍白,她没想过,这个世界的人对她这么宽容,她一直认为若是被人知道她是借尸还魂,最终的下场是会被人烧死的。想来,愚昧的不是古代人,而是自以为是的现代人。
温意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自己当年因为灵魂与身体不相符的事情,她心里很乱,当年那么简单的事情,被她弄得这样的复杂。当年,若她无意于他,或许结局会不一样。
她抬头看着诸葛明,“你先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他就行了。”
诸葛明起身,回头瞧了宋云谦一眼,他背对着温意,所以温意没有看到他眼眸里的愧疚和伤痛。
诸葛明走后,温意坐在宋云谦床前,她觉得自己很多此一举,回来隐瞒身份,以为可以骗过所有的人,谁知道一个月都不够,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对不起,让你这三年过得这么凄苦。”她哽咽了半天,想跟他说许多话,但是发现能说出口的,唯有一句对不起了。
她握住他的手,心里方觉得踏实了点,他还没转醒,所幸他的心脏偏移了一点,所以那匕首并没有伤及心脏,只是这样,也已经吓得她魂魄不齐了。
“当年也怪我医术不精,才会让你以为我是因为救你而死。但是,我想跟你说,我的死,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你不必觉得内疚,更不必要弄得自己这样苦兮兮的。你知不知道,看到你这样,我心里真的很痛。”
她俯下身子,把头靠在他的手臂上,轻轻地叹了口气,“三年了,这三年我也过得不痛快,心里总惦记你的脚伤,当日我医术不精,你的穴位虽然冲开了,可以重新走路,但是也只能维持三年,三年后的如今,你血气淤塞,我回来,就是因为要继续替你治伤,虽然不知道回来对不对,可也没有选择了。”温意悄然叹息,轻轻地在他耳边说着话。
她闭上眼睛,贪恋着短暂的温柔。
却不知道,在她喃喃细语的时候,他已经悄然睁开了双眼,嘴角,含了一丝悲苦的意味。
她回来,不是因为心里还爱着他,而是因为他的脚伤。
“那么,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若本王一直好好的,你就不会回来了?”他忽然出声,声音空洞,带着一丝沙哑无力。
她猛地抬头,触及他沉痛而焦灼的眸子,她心中一痛,“你醒来了?”
宋云谦瞧着面前陌生的容颜,道:“本王已经醒来很久了,在你跟诸葛说话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只是,本王还没想到怎么面对你。”
温意默默地看着他,看到他眸子里的陌生和疏离,她缩开自己的手,有些讽刺地摸着自己的脸,道:“看不惯这张脸?莫说你看不惯,连我自己每日照镜子,都觉得陌生。”人生最悲哀的事情,大概莫过于此了,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宋云谦摇摇头,“不是,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本王心中,有些东西一直都没变过。”
温意心头有些触动,抬头用晶莹的眸子看着他。
他伸手,捂住她的眼睛,呻吟一声,“不要这样看着本王,你若是存着心迟早要走,就不要给本王任何希望,更不要对本王许下任何承诺。”他记得,在朱府的时候,看到她与朱方圆抱头痛哭,想来,那人就是她一直不回来的原因吧。她活着已经足够,他不强求太多了。反正,这种日子他已经过惯了,不是吗?以往只求她入梦,好让他知道她是否安好,如今知道,他也可以放心了。
此话,让温意的心如同外面的沉压压的天气一般,叫她无法呼吸。她不是存了心要离开,她只是不得已会离开,若可以选择,她何尝愿意离开?
她背过脸,下意识地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的心,一寸寸地沉了下去,他刚才的话,多少是抱着试探的意味,而她此刻的疏离,证实了他的猜想,她回来,只是单纯为他治伤。否则,她不必隐瞒身份。
“我不在的日子,好好保重自己。”她残忍地道,虽然明知道这样说,他会很伤心,但是,她还是表态把话说在了前头,叫他心里不存念想,也叫自己断了念头。
宋云谦闭上眼睛,并没有言语。
静默在两人中蔓延开去,屋外,萧瑟的秋风掠过树枝,发出洒洒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显得有些森冷。
“温意!”他忽然出声,睁开眼睛看着她。
温意低低地应了一声,“我在。”
他却没有说话,只是依旧缓缓闭上眼睛。
夜风从窗户卷进来,带着一丝深秋的萧杀气息,温意起身,想把窗户关上,只是她刚站起来,宋云谦便立刻睁开眼睛看着她,惊问道:“你要走?”
温意愣了一下,随即有沉绵的痛缠上来,他看似不甚在乎,却如此害怕她离开。她轻声道:“我去关窗。”
他神色恢复正常,嗯了一声,双眼却紧紧地盯着她,直到她关好窗回来重新坐在他身旁。
温意道:“我不会离开这么快,你的脚要治疗半月,并非一日可就,而且,我也想为可儿诊治一下。”
“可儿?”宋云谦瞧着她,“你有把握吗?”
温意摇摇头,“不知道,事实上,我还没见过她。”
宋云谦道:“若是能治好她,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这都是本王欠她的,害她在病榻上躺了四年多。”
温意定眸道:“我相信,杨洛衣不是凶手。”
宋云谦却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别过脸,伸手摁住伤口的部位,。
温意以为他伤口疼,便紧张地问道:“是不是伤口痛?”
宋云谦摇摇头,没有睁开眼睛,淡漠地道:“我伤口疼与不疼,你会在乎么?”
温意没想到他忽然整这么一句,微怔了一下,轻声问道:“我为何会不在乎?”
宋云谦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弧度,“对了,你跟朱方圆大概三年前就认识了吧?”
温意伸手为他压好被角,柔声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但是前提是你要好好养伤,不要胡思乱想。”
宋云谦却冷笑一声,“本王什么都不想知道。”说罢,别过头,赌气不做声。
温意知道他生气,也知道因为什么事。外人都说他变了,只是在她心里,在她面前,他还是那霸道任性的大男孩。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话。
听到她叹气,他心里其实很难过,但是这种难过,被一种苦涩辛酸的滋味取代。在过去三年,他每日都梦想着会有这样的一天出现,他甚至想过,若要让她回来,他舍得用什么去交换,最后,他发现,即便是给了自己这条性命,他也是愿意的。
这一天来了,只是一切,跟以前不一样了。
盼着她回来,她回来,却要跟她斗气,他都有点痛恨自己。但是他无法跟她执手相看泪眼,无法和她诉说这些年的相思之苦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知道她有一个男人,并且知道她对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情意。不过是因着大夫的职业道德,回来替他治病罢了。
相对无言,沉默最是磨人的。
温意从怀中取出一只口琴,这只口琴是朱方圆从现代带过来的东西,因为是随身携带,所以,能够在这个朝代出现。
她坐在长榻上,轻轻地吹起一首《错认》,这样萧瑟的秋夜,这样哀怨的琴声,这样凝着愁思的两个人,竟不约而同地红了眼圈。
一曲罢,宋云谦转头看着她,哑声问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这首叫《错认》。”温意回答说。
“有歌词吗?唱给本王听听。”他似乎很喜欢这首歌的旋律。
温意有些汗颜,“我唱歌,很难听。”
“你的声音如此宛转,唱歌怎么会难听?是不想唱给本王听吧?”他的声音裹挟着冷凝,从床前一直飘过来。
温意叹气,“好不容易见了,何必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对本王来说,这一次的见面或许艰难,对你却不是,你心里但凡有半点惦记本王,在三年前你就该回来了。”他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悲愤,冲他怒吼。刚才所有的冷静和隐忍,都在这一刻爆发。
这三年,他已经习惯了隐忍,唯独这个女人,能够让他所有的伪装都崩溃。
她垂首,没有说话。很多事情,他不知道,又何必跟他说?说了又能如何?这三年彼此受的苦都已经承受了,再无法回头。
“千番错认你令我吃惊,相逢问前事偏怎么都不应,踏雪无边,几多深秋冷冬经过没法能平静,苦心推敲对冷月,痛哭别有声,你心或会可倾听,今跟你共对能重认,怎舍我独个无人认,多少苦衷且细数愿意听心声,你有余情为何埋绝岭?狠心到断了情,眼角泪印怎深得会误认,万千借口的错认,你忍得不再认我,心情尽降轻?相分的辛苦痛得极彻底,乱世重逢情缘何矜贵?感触也骤然像缺堤,劫数问心我都可以渡,更会赴汤蹈火不计,愿你记得一切认了坦诚是我妻……”
温意低低地唱着这首帝女花的错认,曲子哀伤,歌词更是哀伤,宋云谦怔怔地听着,伤心痛苦,就这样漫上脸庞。


“愿你记得一切认了坦诚是我妻!”他心头反复地念着这句歌词,心头钝痛得叫他无法呼吸。
温意自己唱完,也觉得心酸难当。
就这样,他躺在床上,她躺在长榻上,两人彻夜未眠,也彻夜没有再说过话。
诸葛明在第二日一早来到,他为宋云谦检查了伤口,道:“暂时不要下床,否则伤口难愈合。”
宋云谦淡漠地道:“愈合了这个伤口,另一个伤口总还是要来的。”
温意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稍微抬了一下。
诸葛明摇摇头,“宫里命人来问话了,你若不尽快养好伤,皇上皇后又该要着急了。”
宋云谦瞧着诸葛明,问道:“你是早知道她的身份了,是吗?”
他昨晚听到了诸葛明和温意的谈话,他对诸葛明也来气了,说是知己好友,知道他一直心心念念温意,却得知温意回来了也不跟他说一声,好友,也不过如是。
诸葛明回头瞧了瞧温意,温意依旧垂着头,手里捏着一根针,那是她放在袖口自卫的长针,一般不轻易拿下,只是此刻,她手足无措,手中不拿点东西,不知道双手该放哪里。
宋云谦冷冷地道:“不必看她,她就是个哑巴。”
诸葛明叹息一声,“知道又如何?告诉你又如何?”
宋云谦对温意冷冷地道:“你出去,本王不想看见你。”
温意一言不发,转身出去了。
诸葛明摇摇头,“你何必冲她发脾气?”
宋云谦冷厉地看着诸葛明,他没有忘记这段日子以来,诸葛明看温意的眼神是怎么样的,他知道他对温意有情,他到底是存了私心啊。
诸葛明坦然地看着他,“你不必猜疑,我是喜欢他。”
宋云谦冷道:“你终于说出口了,你不告诉本王,是因为你有私心!”
诸葛明摇摇头,“我不跟你说,是因为早知道她跟朱方圆的关系。”他把那日在温意小屋看到朱方圆和温意亲昵的事情告知宋云谦,他隐瞒了自己的私心,是因为,他还是舍不得这段友情。
“你自己也能想到,三年前,她已经认识了朱方圆,她给你的轮椅,也是出自朱方圆的手。”诸葛明有些残忍地道。
宋云谦脸色陡然变白,眸光灰暗。
“你是说,本王从一开始就被她愚弄了,对吗?她从来没有喜欢过本王。”宋云谦讽刺地笑着,“是啊,本王还以为她对本王一往情深呢。”
“谦,她没有愚弄你,你不要忘记了,她从来都不是杨洛衣,不是你的王妃。”诸葛明蹙眉道。
宋云谦嘴角绽开一抹冷漠的笑,“是啊,还是你清醒,你是局外人,你什么都看得透。她既然从来不是本王的王妃,那么,你喜欢她的话,就去追求吧。”
诸葛明摇摇头,“一直以来,我什么都让着你,你应该知道,我心里还是顾念这份友谊的!”
宋云谦正要反唇相讥,温意推门进来,她面容平静,语气淡然地道:“我早已经嫁做人妇,就算诸葛大夫来追求我,我也不能背夫偷汉啊。”
宋云谦的面容僵硬,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却是遍地狼藉。
他心头苦涩,嘴上却发狠地问:“你既然已经成亲,回来做什么?反正,本王都以为你死了,你就直接死在外边就是了。”
温意抬眸看他,眸子灰暗得瞧不出任何情绪,“我说过,你的腿还要治疗半个月。”
宋云谦冷冷地道:“不需要,你可以滚了。”
温意蹙眉,“我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
“本王很冷静,更没有意气用事,温意,本王也从来没有稀罕过你,本王这三年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本王一直以为是本王害死了你,但既然不是,那么,本王没有必要愧疚,你没有亏欠本王,本王也没有亏欠你,不需要你来为本王医治。”宋云谦闭上双眼,轻声对诸葛明道:“诸葛,让她立刻离开王府,本王不要见到她。”
诸葛明站起来,转身地温意道:“你还是先走吧,我来跟他谈谈。”
温意摇摇头,“我不走!”
宋云谦冷笑,“你怎么这么厚脸皮?赶都不走?你还要不要脸了?回去抱着你的夫君,好好过你们的日子,不要再来招惹本王。”
诸葛明蹙眉,启唇想说什么,温意拉开门对诸葛明道:“诸葛,你先出去。”
诸葛明有些担忧地瞧着她,温意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
诸葛明只得点头,回头又瞧了宋云谦一眼,“好好谈谈。”说罢,转身出去了。
温意把门关上,一步步走向他,来到他床前,问道:“宋云谦,我们一定要这样针锋相对吗?”
宋云谦眸子闪过一丝受伤,不怒反笑,“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相处?”
温意手里捏着一根针,趁着他说话的时候,迅疾如闪电一般落在他丹田的穴位上,顿时封住他的内力,她再施针封住他奇经八脉,他便全身都不能动弹,连话也不能说,只能干瞪眼睛。
温意挽起他的裤子,他腿上的伤口依旧刺着她的眼她的心,她定定神,连续在他的双脚上施了十六针,然后,再在他的百会穴和涌泉穴各施一针。
施针要等一刻钟才能拔针,温意坐下来,瞧着他气得涨红的脸和几乎要冒火的眼睛,笑了笑,“瞪什么?会武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要收拾你,靠一根小小的针就可以了。”
见他依旧满脸的怒气,温意叹了口气,收起一脸的揶揄,正色地道:“身体是自己的,自己都不爱惜,还奢望谁来爱你?”
他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大,若眼光真能射出火来,温意已经被烧焦了。
温意悄然叹息,“好了,不气你了,这半月,我们好好相处,好吗?我们已经错失了三年的时间,兴许我们以后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你忍心就这样和我怄气浪费掉这半月的时间?”
为他拔了针,他愤怒地瞪着她,刚要张嘴骂她,她却俯下身子,吻在他的唇上,“我说我早已经嫁做人妇,是因为三年前,我就当自己是你的妻子了。”
宋云谦眨眨眼睛,不相信地看着她。
温意泪盈于睫,道:“谦,我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能回来一次,已经是上天额外施恩了,我始终是要走的。我走,不是因为我舍得离开你,而是,有些事情,连我自己都无法把握。”
宋云谦问道:“那你为何要走?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还魂在洛衣身上?又为何一定要走?”
温意黯然道:“我是一缕时空的游魂,当初寄存在杨洛衣身上,我也以为可以重生,再活一次,但是,你还记得我受伤之后,总是无缘无故地好了,然后又无缘无故地复发,伤口溃烂无法痊愈吗?那是因为我和杨洛衣的身体无法契合。我死后,寄存在另一具身体上,但是,你看……”她拉起裙摆,挽起裤管,让他看自己双脚的伤口,“这一次和上一次一样,我的伤口无法痊愈,我经常没有痛觉,即便你现在拿刀砍我,我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宋云谦看着她腿上脚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骇然问道:“那,最终你会怎么样?”
温意苦涩地摇头,“我会死。”
宋云谦摇摇头,颤声道:“不可能,一定有法子的。”
“没有法子,连我师父都没有法子。”
“那……”他急乱了神,“你死了之后,是不是可以另外找一具身体附身?”
温意摇摇头,“事不过三,我师父说,这具身体若是留不住我的灵魂,那么,再没有借尸还魂的机会了。”
宋云谦伸手死死地拽住她,狂乱地道:“你师父是什么鬼?这天下能人异士多了去了,你师父说的就一定是真的了?本王不信,本王还真不信,我们入宫找国师,他既然知道你是异世女子,他一定有办法帮你。”
说着,就要挣扎起来。
温意伸手摁住他,微愠道:“不要乱动,谦,你要是再这样,半个月后我就真的走了。”
宋云谦立刻举起双手,惊惶地看着她,“好,本王不动,本王不动,你不许走。”
温意叹气,“这一次回来,我本以为你们都不知道我是谁,我想着治好你就离开。只是看到你这样,我哪里忍心?跟你说了这些,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我要你答应我,无论我最后结局如何,你都要坦然接受,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否则,我魂魄不宁。”
宋云谦捂住她的嘴,“你不要说,你说这个,本王心里怕得要紧。”
温意静静地瞧着他,眸子濡湿。
她轻轻地伏在他肩膀上,默默地,什么话都不说。
宋云谦伸一只手抱住她,眸子里布满惊惧不安。昨日与今日发生的事情,让他从地狱到天堂,再从天堂到地狱,如今,又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他静静地道:“不管如何,本王都不会要你独自面对以后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事,本王都要陪在你身边,生死不离。”
这是他的承诺,若是三年前,温意会很开心,很幸福。但是,现在听来,却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她不要他生死相依,她只要他好好地活着。她是异世女子,本不该招惹他的,若没有她,他的生命会跟随之前的轨迹一路走下去,或许登基为帝,或许一辈子是亲王,娶三五个美妾,幸福美满一生。
但是,现在的他,无论如何,已经回不去以前的人生去了。
而这时候的温意,已经意识到所有的事情,都不往她设定好的方向发展,所有的事情都是出乎意料的,她不知道等在她眼前的,会是什么样一条崎岖的道路,她无法探索,只能伸手摸黑前进。


软件特别说明

我们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该app有着海量图书即搜即看,新闻大事掌握在手,更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只需要在APP中搜索“逆世医妃”就可以进行阅读啦!就可以让你随时随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小说并且让用户随时随地可以享受到看小说的乐趣。为了保护版权,久友下载站不提供“逆世医妃”免费在线阅读,只是为了想要找小说的小伙伴提供一个参考的绿色平台,希望小编的个人见解,能为大家找“逆世医妃”的时候带来方便。


标签: 温意 宋云谦

上一篇:被遗忘的刻苦铭心西瓜不甜app在线阅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应用截图

  •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截图(1)
  •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截图(2)
  •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app完整阅读 截图(3)

相关专题

  • 备忘录app 备忘录app

    手机备忘录app是用来记一些小的事情的安卓软件应用,对于现在快节奏的生活,我们经常会不小心忘记重要的事情,但是不用担心你可以在手机中安装备忘录app来提醒你重要的事情。来看看备忘录软件吧。挑选你款你喜欢的软件安装吧。 更多详细 >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最新推荐

本类推荐排行

最新专题

  • 音频编辑软件
  • 动态桌面软件
  • 内存清理软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