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NBA生活 忘卻之森 婚礼指甲沙龙 蛋糕烹饪大师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安卓频道 > 安卓软件 > 小说阅读 >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精校版

小说阅读

拍照摄影影音播放社交聊天资讯阅读教育学习金融理财商务办公旅游导航生活工具安全防护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壁纸美化饮食健康实用工具购物消费小说阅读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精校版

应用平台:android

软件大小:5.2MB

应用语言:国产应用

软件等级:

更新时间:2018-01-12

应用人气:

1人评分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10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是一本情节文笔具佳的都市言情小说。她实在太爱陆以沉了。太爱太爱了,所以为了陆以沉她从嫁给陆以沉开始,就从没想过要离婚,哪怕陆以沉不爱她,哪怕陆以沉把她当成泄欲工具,哪怕陆以沉逼她植皮给他爱的女人。。。。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 app阅读周迦陆以沉完整小说。周迦陆以沉结局是什么?大家可以通过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小说阅读资源进行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在线阅读了解!

小说简介:

八卦一姐写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胸口一沉,鼻息涌入一阵呛人的烟味。她睁开眼。陆以沉脸色阴鸷,冰冷的身体盖在她身上,手轻车熟路地探入她的睡裙下摆。没有情话,没有前.戏。他的动作强势又粗暴。周迦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生怕他听见她的声音后,连碰都不愿意碰她。她咬着牙,忍着干涩的痛意,吃力地、几近卑微地弓着腰,试图讨好他,取悦他,好让他更舒服一些。她实在太爱陆以沉了。太爱太爱了,所以为了陆以沉,她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一直到结束的时候,陆以沉像以往每一次一样,连个吻都不愿施舍给周迦。他使劲地拿着周迦的下巴,眸子深黑得与夜融为一色,面色微讽,毫不留情面地评价周迦刚刚的卖力讨好:“周迦,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

章节欣赏:

周迦的手术刀忽然被冲上来的陆以沉夺下。
陆以沉发狠地拽着周迦的手防止她继续自残,一面警告意味地瞪着她,一面轻描淡写地,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周迦这一生,听过最绝情的、她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
他说——
“去检查她的伤口,如果没有伤及子宫,就马上手术把她的子宫取出来给水沫。”
“越快越好。”
……
周迦哭了。
她连哭都是没有声音的。
她的一腔热泪,染湿了一整个手术台。
手术的时候,她一直在想。
在想今天的天气那么好,阳光那么暖。听得见鸟叫声,还闻得到花香味。
为什么这么美好的日子,她还会这么地绝望?
……
注射器慢慢推入皮肤,小腹上的痛感一点点消失了。
局部麻醉,她的意识完全清醒。
她清醒地看着手术室的天花板上,模糊的他们拿自己子宫的倒影。
她从嫁给陆以沉开始,就从没想过要离婚,可这一刻却切实地,清醒地,有了离婚的想法。
离婚也不仅仅是因为子宫移植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所有往事积累叠加,那些被辜负的深情,被看轻的时光,那些她一厢情愿时所发生的一切细枝末节的事情,在这一刻都成了离婚的缘由。
这一段夫妻婚姻,在男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夺取中,她就像陷入了一个沼泽地,无论怎样努力和挣扎,最终都逃不过不断地往下陷的结局。
一个人的独角戏,到底还是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
……
周迦睡了足足三天三夜,醒的时候嗓子已经好了,外面是个很好的天气。
萍姨见周迦醒了,第一时间兴奋地打电话通知陆以沉,“先生!太太终于醒了!终于醒——”
萍姨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夺走了,周迦静静看着她,“萍姨。”
萍姨感觉此时此刻的周迦莫名有些可怕,她声音微颤,“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和陆先生将两句。”
萍姨一惊,发现周迦第一次称呼陆以沉是“陆先生”,而不再是“以沉”。
周迦把手机贴在耳边,笑了笑,“陆以沉。”
那一边很安静。安静的好像没人在接听。
但周迦知道,陆以沉在听电话。
“陆以沉。我要离婚。”
说着,不等那头回复,周迦直接掐断了电话。
萍姨眨了眨眼,讷讷地看着周迦,问:“太太,好好的,怎么就要离婚了?”
周迦目光空荡荡的,过了好一会,才说,“没什么。日子过不下去了呗。”她顿了顿,转头,又说,“萍姨,你马上帮我找一个陈水沫的妈妈,傅雅芝,好不好?我找她有很重要的真相,一定要告诉她。”
周迦决定当前必须马上和傅雅芝先坦白事实,然后背着陈水沫和程若兰,与傅雅芝先做个亲子鉴定。
如果有了傅雅芝的依仗,也许她不会被欺负得那么惨。
萍姨见周迦神情严肃,不像说笑,马上起身道,“行。那我现在就去找她过来。”
“谢谢萍姨。”
……
忽然之间。
整个城市开始了剧烈的左右上下晃动,耳边开始有天崩地裂、震耳欲聋的声音。周迦瞥了眼窗外已经开始在不断倒塌的楼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地震了!
很强烈的地震!
周迦想也不想,爬起身就往外跑。
……
四处都是逃亡奔波的人群,所有人都在人心惶惶地往外冲。
陆以沉却还在往周迦的病房冲,他想起那个女人憔悴的脸蛋,倔强的声音说着她要离婚,只要这么一想,他就下意识地,感觉胸口仿佛缺了一块一样的难受。
“以沉,你怎么来了?”陈水沫不知何时冲到了陆以沉身边,她挨着陆以沉,拉着他的手,带他往外冲刺,“以沉,快跑啊快跑吧,大地震了,再不跑就完蛋了。”
陆以沉脚步一顿,有些迟疑地看了眼周迦病房发方向。
陈水沫眼底划过一丝狠戾,她抽出一个针管,说,“以沉,别看周迦了。我刚刚来找她,想因为子宫的事情,跟她道个歉,没料到她直接用针管扎我,还抛下我跑了。”
陆以沉闻言,抱着陈水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而就在那一刻,周迦终于跑下了楼梯。
她转弯的一瞬间,就看见陆以沉心急如焚地半抱着陈水沫,带着她往安全地带冲刺。
周迦心里钝痛。
找他来医院离婚的人是她。
可是他明知道她还在病房,却还是选择带着陈水沫离开了。
周迦冲刺快要跑出住院部门口的时候,子宫那个位置一阵痛痒之意来袭,下体仿佛涌出了一团热血,她完全无**制地全身抽搐疼痛起来。
她想再跑两步,可她根本连站都没法站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陆以沉带着陈水沫越走越远……
……
陆以沉带着陈水沫跑到安全地带,刚回头,就看见,周迦还在住院部的走廊快靠近出口的地方,浑身抽搐扭曲,整个人缩在墙角,好像随时会发疯一样。
轰隆一声——
天崩地裂、震耳欲聋。
整个住院部完全坍塌。
陆以沉亲眼看见,高楼大厦瞬间夷为平地,千砖万瓦在同一时间,哗啦啦地全部都倾盖到了周迦孱弱而又娇小的肩膀上。
那抹单薄的身影,毫不留情地被埋在了地下。
男人平生头一回,那样撕心裂肺地叫了女人的名字——
“周迦——”
……
抗震援救工作没日没夜地继续着。
七天后,陆以沉跟着消防员一起,挖到了一具蜷缩成一团,脸蛋已经血肉模糊,指甲都被咬出了血,似乎试图在控制自己身上某种上瘾物品的女尸。

X年X月X日 天气大雪

今天是大年初一!陈家家宴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很年轻的男生,不过他应该不是男生了啦。他长得就像是电视上的明星一样好看,听陈家的长辈说,他好像很优秀的样子呢!不过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就是我的好朋友水烟。

电视上有很多闺蜜抢男人的情节,我一定要和陆以沉保持距离,就算真的喜欢上这个人了,也绝对不能有坏心思。

嗯!周迦!你可以做到的!

-

X年X月X日 天气小雨

水烟走了。她把心脏留给了我。

我在她的坟前磕了十个头,许愿我能在来生为水烟做点什么。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今天好难过。陈水沫自己考不上大学,让我去给她替考。我肯定不同意啊,我自己也要参加高考啊。但妈妈竟然逼我去考,还说什么这是我欠陈家的。

从头到尾我欠的都是陈水烟,又不是欠陈水沫。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今天是个很黑的夜晚。徐峰这个**,偷了我的日记本威胁我要我扶他回家。我想到日记本上有各种我对陆以沉的心思,最后还是屈服了徐峰的威胁,答应扶他回家。我本来以为这事糟透了。没想到半路的时候陆以沉竟然出现了,还突如其来的要我做他的妻子。

啊啊啊啊啊。

好开心。感觉自己要疯了!不不不,我可能已经疯了。

我太愿意了,简直不能更愿意。我真的好爱好爱好爱陆以沉,好想好想好想嫁给陆以沉。

水烟,对不起。水烟,谢谢你。

我希望我能用我的来生还你来生一生幸福健康。

-

这一页的日记上写满了陆以沉的名字,仿佛都能看见,当时写这篇日记的周迦,内心到底有多么的雀跃与欢喜。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我和以沉领证啦。

可是领完证以沉就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我们的婚房。

可能是以沉很忙吧。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好久没吃榴莲了。陆以沉已经62天没有回来过了,我每天都在想,陆以沉都这么天没回来了,大概是不会回来了的,偷偷吃个榴莲有点味道也没关系吧。可我转念又一想,万一我吃的时候,陆以沉刚好回来呢?那榴莲的味道不是就相当于直接把陆以沉赶走了?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173天没吃过榴莲了。

虽然还是没见到陆以沉。

-

X年X月X日 天气晴

以沉今天回来了。是结婚后第一次来我们的婚房。

我们有了第一次。

虽然以沉是喝了酒的,而且态度并不好,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呢!

-

她似乎并不是一个很爱写日记的人。

她也从不写他对她做的那些让她伤心的事情,仿佛想在日记上保存他留给她最好的模样。

但越往后翻,她的日记写的越来越少,写日记的时间间隔的越来越长。这仿佛就像是她的爱,在慢慢一点点被浪费,在慢慢流逝一样。

她的日记一直到陈水沫回来之后戛然而止。

她只留了几句话。

-

“以沉,此心灼灼,求你以冷水泼它,以冷漠伤它,使它冷却,使它规行,使它无望。此心系于你,泾渭不分,求你处置它,放过我。”

只是这句话后来又被她用签字笔狠狠划掉,最终只留下了一句笔迹还很新的话——

“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教我如何才能不爱他。”

是该有有多绝望,才会不想要自己的那颗心脏,才会祈求上苍不爱一个人。

……

陆以沉的脸色越来越复杂。

他在这个抽屉往下翻,又翻出一本食谱,上面全是她一点点像瞎子摸象一样,从他偶尔回来吃一次饭的时候,摸索出来、记录下来的他吃菜的喜好,然后自己研究的一个个菜谱。上面的笔迹密密麻麻的,就好像高考的错题集一样。

再下面,还有一册关于他的习惯喜好,上面仔仔细细地记录了他的所有的喜好。包括他对领带、对衬衫、对皮鞋,甚至是对西装外套的品牌、穿搭等种种的习惯;还有他日常种种琐碎习惯,比如睡觉的时候不喜光,一定要关灯,看电脑超过三小时眼睛就会发酸,所以她在家里好几个显眼的位置都放了眼药水,左脚脚踝因为小时候溜冰不小心摔断过所以下雨天会发疼,因而她在医药箱里总备着几个膏贴……

细枝末节的习惯,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习惯,她却都帮他牢牢地记得,小心翼翼地在暗中保护他。

再往下,还塞着一个MP3。

陆以沉迟钝了一秒,拿起了耳机,按下开关。

耳边,梁静茹空灵干净的声音慢慢地响起来。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刻意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她的MP3里只有这首歌,这首歌就这么一直单曲循环着。仿佛在倾诉她这一场惊天动地的一厢情愿。

起风了。

窗户上的玻璃早就被震碎,风晃晃悠悠地吹进来,扫在陆以沉的面上。

风吹了很久很久。

也没有吹干陆以沉脸上那两道泪痕。

他想起了之前的某一个深夜,他应酬喝多了,司机想早点回家,就把他送到离应酬地最近的这里来。

她从司机那里把他接过来,劳心劳力地伺候他,给他洗漱,给他换衣服,还给他喂了一杯蜂蜜茶解酒。他醉得厉害,虽然没有睡沉,也就任由她摆弄他的身体。

她帮他洗漱好后,又自己去快速地洗漱了。她洗漱的声音很轻,就好像生怕会吵醒他一样。

她回来上了床。她大概还是有几分忌惮他,睡得离他有些远。

可过了一会,她忽然凑过来,很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他一样,但又偷偷摸摸地亲吻他的嘴唇。

她的吻很青涩,只是嘴唇在他的嘴唇上辗转。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吻。

也是唯一的,一个吻。

她辗转停留了很久,他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没有阻止她。然而忽地,就有一两滴温良的眼泪砸在了他的脸上。

须臾。

他听见她小声隐忍地啜泣着,嘴唇和他的嘴唇上下时不时摩擦在一起,几乎是颤抖着声音,说:“陆以沉。我爱你。”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全世界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全世界没有一个人会比我对你更好。”

“谢谢你,在我生日这天愿意回来。”

……

如果当时的那一个深夜,如果他不装睡,如果他也吻一吻她,如果他肯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

也许他们之间可能就不会这样。

可是没有如果

……

陆以沉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

他点了一根接着一根的烟,仿佛要**自己的神经一样,从凌晨一直干站着,抽烟抽到了晨光大亮。

一直到陈水沫不知何时冲了进来,一手抢过了陆以沉手里的烟,陆以沉的意识才恢复了一点清醒。

晨风清爽,吹得周迦遗留的那些记事本哗啦啦地翻动。

陈水沫美目含泪,指着陆以沉大声责骂,“陆以沉!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不爱周迦啊!你根本不爱周迦啊!为什么还要待在这种地方想周迦那个***!”

陆以沉眯了眯眼睛,看了眼陈水沫,半晌又静静低下头。

他看着地上还没被完全踩灭的烟,冰冷的唇角僵硬地、痛苦地勾了勾。

他不爱周迦?

不。

他爱周迦。

哪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


陈家。

陈水沫晃着傅雅芝的手臂,软声撒娇,“妈。人家想跟以沉哥哥结婚嘛。你去帮我提亲好不好呀。以沉总不能一直单下去是不是啊……”

傅雅芝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你说你这丫头,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非得喜欢陆以沉?哎,你一个姑娘家去提亲,以后到了婆家,指不定就要吃苦的。”

“不会啦。我和以沉肯定和公婆分开住啊,不会吃什么苦的。”陈水沫亲昵地拱了拱傅雅芝,“妈,你帮帮我啦。好不好嘛。”

“行了行了。那我改天先把以沉喊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吃个饭,顺便妈帮你探探陆以沉的口风,看看他到底什么个意思。”

“妈妈你真好!”

……

元旦那天,傅雅芝把陆以沉喊来了家里做客。

陆以沉原本要推辞,想一个人喝酒,可秘书方建力说:“先生,那也算是太太的半个娘家,回去看看也是极好的。”

陆以沉点头应允。

晚餐很丰盛,程若兰把最后一道菜做完了,正要下桌,傅雅芝喊住她:“兰姨,这些年你也辛苦了。今天也没有其他陪你一块过元旦,你就和我们一起吃吧。”

程若兰一怔,下意识地看了眼陈水沫,陈水沫移开视线,懒得看她。

程若兰马上尴尬地笑笑,回绝:“我还是回去吃吧。”

“丈母娘,坐吧。”

是陆以沉的声音。

“谢谢陆少……以沉了。”程若兰干笑两声,只好坐下了

宴席开始了。

傅雅芝夹了块糖醋鱼,吃着吃着,笑着调侃,说:“兰姨,你这糖醋鱼没有小迦做得好啊。小迦每回做这个菜啊——”

她说到一半,看见女儿陈水沫脸色有些不悦,连忙止住了,说:“不好意思啊。高兴的日子,我还说这些干甚?对了以沉。”

陆以沉正看着那一道糖醋鱼发怔,闻言抬头,“嗯?”

“我看你最近精神一直不济,听你妈说你三天两头就犯胃病。我知道小迦走了你也难过,但还是要保重身体啊。”

陆以沉尝了一口糖醋鱼,淡淡道:“我会的。”

傅雅芝拐弯抹角地,问:“听你母亲说,好像最近又在帮你相亲?”

“嗯。”

“有再婚的打算了?”

陆以沉放下筷子,仿佛也觉得那道糖醋鱼难吃得很,他侧眸凝了眼陈水沫,直接说:“这几年我都不打算结婚了。”顿了顿,他看向程若兰,“兰姨,你能带我去周迦原来住的房间看看吗?”

程若兰连连点头,“可以可以。”

……

陈水沫气得直接把筷子给摔了,眼眶红彤彤的,“妈——”

傅雅芝叹口气,摸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行了。你看以沉那样子,像是想结婚的样子吗?我看他对周迦也没有他表现的那么绝情。你啊,还是死了这条心比较好,不然真的嫁过去,反而受委屈。”

陈水沫腾地从位置上起来,“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说这种话呢!”

说着,就跑了。

傅雅芝在位置上,坐了会,又吃了两口糖醋鱼。眼前蓦然浮现出周迦那张永远甜甜的笑着的脸蛋。

“多好的一姑娘啊。”

她轻声感慨。

……

周迦原先住的房间还好好保存着,里头东西不多了,只有些旧日周迦还曾经读过的书籍,整整齐齐地摆在书桌上。

陆以沉侧眸,问程若兰:“我能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吗?”

程若兰愣了半晌,“可以。当然可以。”

说完,就离开了。

陆以沉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他坐在周迦的床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他胡乱地翻了翻周迦的书桌,笔记本,试图在这些周迦的东西里找到她爱他的印记,以期能让干枯的心灵得到一点慰藉。

其中一本手账本上,掉出来一张小纸条。纸条微有些皱吧。陆以沉蹲下身,把那张纸条捡了起来。

他细细地将那张纸条展平,看清了上面的字迹——

你就像是我年少时偷吻到的露珠,此后山长水远,仆仆来赴,既做我的眼泪,也做我的湖。

陆以沉心口如灌了铅,一点点往下沉。

他轻轻捧起纸条,深深地吻了吻。

他抱拥着这张纸条,躺在周迦曾经睡过的床上,静静地睡了一觉。

睡了周迦离开以后,最深最久最长最安稳的一觉。

……

陆以沉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他把那张纸条收进口袋里,微侧脸的时候,他看见了周迦留在床上的头发丝。

细细长长的一根,缠绕着,像一团黑色毛线。

陆以沉拿过那根发丝,用手指撵了撵。最终把头发丝放进了口袋。

门外似乎有争执声。

他起身,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听见陈以沫嚣张气焰的声音,“你现在还留着周迦的房间干什么!她又不是你女儿,我才是你亲女儿!她死都死了,你现在缅怀她干嘛!还敢让以沉进她的房间,你也不怕周迦那一身晦气全沾到以沉身上去!”

程若兰听着陈水沫承认是自己女儿,喜悦溢于言表。但转念又唯唯诺诺地解释着:“水沫二小姐,刚刚你也看见了,是以沉自己要进来的,我也没办法啊。”

“靠。这***,生前妨碍我嫁给以沉,死了还要妨碍我嫁给以沉!”

“嘘。小声点。别乱说话!”程若兰连忙捂住她的嘴巴,“隔墙有耳,万一被有心人听去了怎么办!”

陈水沫一把推开程若兰,颇有些得意道,“



软件特别说明

我们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该app有着海量图书即搜即看,新闻大事掌握在手,更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只需要在APP中搜索“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就可以进行阅读啦!就可以让你随时随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小说并且让用户随时随地可以享受到看小说的乐趣。为了保护版权,久友下载站不提供“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免费在线阅读,只是为了想要找小说的小伙伴提供一个参考的绿色平台,希望小编的个人见解,能为大家找“我不想让你一个人”的时候带来方便。

标签: 周迦 陆以沉 八卦一姐

上一篇: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全文app完整阅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应用截图

  •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截图(1)
  •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截图(2)
  •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周迦陆以沉小说全集  截图(3)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最新推荐

本类推荐排行

最新专题

  • 音频编辑软件
  • 动态桌面软件
  • 内存清理软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