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卡通身份证生成器1.00绿色版[恶 简易启动测试器3.1绿色版[文件检 依依助手1.0.5.32绿色版[桌面辅 迅雷7.2.1.3136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文章资讯 > 新闻资讯 >

《禁恋》霍天晴霍正阳大结局免费阅读_异恋及时雨小说免费试读入口

时间:2018-01-21 浏览次数: 编辑:yangmy

禁恋是一本女生会非常喜欢的都市言情小说。为了报复名义上的哥哥在母亲和继父的婚礼上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她要报复这个随心所欲的魔鬼!在这场性与欲的博弈里,谁输谁赢。。。“《禁恋》霍天晴霍正阳大结局免费阅读_异恋及时雨小说免费试读入口”想要看兄妹禁恋小说的小伙伴千万不要错过。

禁恋免费小说电子书下载http://www.9upk.com/android/87315.html

《禁恋》霍天晴霍正阳大结局免费阅读_异恋及时雨小说免费试读入口



推荐阅读指数:★★★★★

如果您是安卓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如果您是苹果ios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章节欣赏:

我一口牛奶都喷到桌子上,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妈妈吓一跳:“晴晴?”

霍淮山叫:“正阳!赶紧拿杯水来!”

我一面猛咳一面抬眼看霍正阳,他神色自若自起身拿了一杯水递给我,微笑:“小心点。”

如果目光能杀人,他身上已经多了好几个透明窟窿了,我恶狠狠地瞪他,这**,骗我!

吃完早餐,霍淮山说:“正阳,你们学校跟晴晴的学校正好顺路,送她去上课吧!”

我没反对,我有话要问他。

一坐上车,我狠狠丢出一句:“为什么?”

霍正阳看我一眼,发动车子:“是啊,为什么呢?”他停顿一下,微笑,“因为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给你也是给我自己的理由。”

我大怒,被愚弄的感觉非常糟糕:“**!骗子!败类!”

前方红灯,他将车子停下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小野猫,我高兴怎样就怎样,我想要你就要了,那对你而言,没什么差别。”

我一时哑口无言,他就那样强要了我,至于他嘴上怎么说的确是跟我无关,被骗也是被骗得莫名其妙。我只得说:“你竟然咒你的母亲是自杀!你这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他挑眉,满不在乎:“我跟保姆长大,我和我妈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也不满一年,有什么感情可言?死都死了,怎么死又有什么分别。”

他是变态,是神经病,是疯子,是随心所欲的魔鬼。

他说他母亲因我妈妈而死是假的,他强要我没有任何理由,他高兴就做了。**。我恨恨地咬牙,闭上嘴不再跟他说话。

车子在N大附中前面的拐角找了车位停下来,我打开车门要下车,霍正阳却伸手按了锁车按钮,锁上了车门,我瞪着他,伸手去按按钮要把车子打开。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黑眼中有欲望慢慢升起:“不化妆的你,比起昨天的样子,更让人想一口咬下去啊……晴晴,你知不知道,早晨男人的欲望特别强烈?”

我不说话,只是防备地瞪着他。

他一手拉着我的手腕,一手环住我的肩,将我拉到他的怀里去,低头狠狠吻住了我的唇。

咦,上都被他上了,这倒是头一次接吻呢。

让他这样把脸贴在我的脸上可不行啊。

我嘤咛一声,抬起头,把我曲线优美的颈项展现给他,霍正阳发出一下模糊的呻吟:“哦……晴晴……”然后顺着我的脖颈辗转吻了下去,直到我的胸前。

就是现在。

我放在身后的手从包包里摸出一小瓶喷雾,对着他的脸没命地猛喷下去。

他猝然受袭,惊叫一声身子向后弹去,我赶快伸手按下按钮,打开车门跳下车去。这**,别想每次都得逞!

下午,全班人都被通知到阶梯教室去上音乐课。

讲台上的讲桌被搬开了,摆上了一台钢琴,教室的后排坐满了学校来听课的领导。同学们有点好奇有点兴奋,教室里响着低低的嗡嗡的交谈声。

突然一下子,整间教室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我跟其他人一起朝教室门口看过去,然后跟其他人一样呆呆地看着进来的那个人。

那人身材颀长,上边穿了一件今年流行的白色时尚版宫廷式衬衣,下身穿黑色长裤,一手拿了一根教鞭,一手插着兜,从从容容地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讲台上来。

那不是霍正阳是谁!


我呆了一下,这才发现我对霍正阳几乎一无所知,他竟是隔壁N大的音乐研究生么,来给我们做演讲的。 

同学霞霞在我旁边扯着我的袖子,神经质地不断压着声音低喊:“天,他好帅他好帅他好帅!你看他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哦!天!我为什么没带相机来?”

我说:“有那么夸张吗?眉毛有点浓,眼睛太深。”而且还红红的。那是那瓶防狼喷雾的功劳,我突然觉得好笑,一下没撑住,噗哧笑了出声。

霍正阳正站定在讲台上,这小小的笑声在安静的教室里异常明显,他的眸光扫过来,看见了我,眼睛眯起来,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一丝兴味的笑来。

“……学声乐最重要的是气息的训练和口腔打开的练习。”霍正阳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他独特的嗓音似有魔力,偌的大阶梯教室静悄悄的,只听他一个人的声音,“……前排这位穿白衬衫系着领巾的同学,请你上台来配合一下发声。”

我差点跳起来,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我。

硬着头皮,我在霞霞羡慕的目光中走到讲台上去,站在霍正阳的身边。

“很好,”他握拳在嘴边轻咳一下,“现在慢呼慢吐,将嘴张开,象打哈欠一样,缓缓将气呼出,发“S”声音。”

整我啊?叫我在一教室的人面前张大嘴做出打哈欠的样子?我不动,拿眼睛瞪他。

“同学,不要不好意思,声乐的学习是一件很严肃的事,”霍正阳一本正经地说,“来,大家给点掌声鼓励她一下。”

掌声轰轰的响起来,连后排的领导都在鼓掌。我不得已,只好照做。

“不要耸肩,要放平。”霍正阳站在我身后,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声音猛地一颤,因为那**的拇指在我背上缓缓地画着圈子,很慢很慢地,揉着,压着,转着圈子,这摸法让我觉的……非常色情。

这变态。不能发作,不能发作,我在心里默念,否则就别想在这学校混了。

“很好。”他叫我停止,“你的吐气很均匀,这能证明你的身体很好,能够……”他看着我,眼中别有深意,“承受很多事。”

我翻白眼,承受个屁。你想都别想。

“好,现在我们来示范一下发声练习,同学,你跟着我做。”他还没玩够。

“让你的腹腔控制呼吸,在喉咙里发出来,跟着我做。A——I——”他示范发声。

我心不在焉地跟着念。

霍正阳停了一下,说:“同学,是‘啊’和‘衣’的音,不是‘爱你’的音。”

教室哄堂大笑。

他得寸进尺,靠近我,眼睛深深地看着我,手中的教鞭在我胸前指点:“你刚才的发音不对,要从你的胸腔发音,从这里……”

不是我疑心,我真的听见了他咽口水的声音。

他拿着那根教鞭打量我的神情,让我觉得他似乎是想拿那根教鞭玩弄我的身体,没有理由,就是有那种强烈的直觉。

他的教鞭在我的胸前晃来晃去,我知道这个变态随心所欲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生怕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止,他不要脸我还是要的,于是赶紧配合微笑:“老师我知道了,别拿教鞭体罚学生啊。”

霍正阳沉默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同学,这不是教鞭,这是指挥棒。”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我气到咬牙切齿,在这场合却对他无可奈何。他终于放过我叫我回到座位,自己坐到钢琴前:“我现在配合键盘来为大家演示一下正确的发声方法。”

一阵流水一样的前奏过去,他唱起来。

霞霞小声说:“哇!”

即使我满腹怒火,仍然被他的声音吸引。他似乎唱的是俄语,简单的两段发音反复地吟唱,我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发音好坏,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在高的时候清远悠然,似乎是旷野上高高的一抹风;低的时候婉转优美,像是绽开了一丛花。

看着他修长双手行云流水般在键盘上滑过,他的唇吐出动人的声音,我不禁有点迷惑,无法把这个人跟昨天婚礼上恶劣地强要了我的人联系起来。

第一节下了课,霞霞仍然沉浸在兴奋中:“天!他好帅!他的声音好好听!他弹钢琴的样子好迷人啊!而且他好幽默!晴晴,我真羡慕你!啊,他的眼睛,晴晴,你有没有发现,他的眼睛好魅惑哦!”

我心想,如果她知道霍正阳是个会强迫女人的色情狂,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迷他?

茴茴问我:“晴晴,你跟那个老师是不是认识啊?我总觉得他看着你有点怪怪的。”

“不认识啊!”我下意识地否认,撇清一切嫌疑,不想让自己被强迫的事情有被人知道的可能,为了我的骄傲,也为了妈妈的幸福。

“是吗?她偏偏挑中你上去。”茴茴似乎还有点怀疑。

霞霞说:“那当然,晴晴这么漂亮出挑,要是我也会挑她啊!”

茴茴不说话了,霞霞仍然在那里不断的“他他他”,我心里一阵烦乱,挥手招呼旁边的船长:“不想上课了,走不走?”

于是跟茴茴,船长,阿木等几个人逃课,杀回家去看新的A片。

我们正看着,突然传来敲门声。大家吓了一跳,一齐望住我,我说:“没事,大概是我妈妈,她不会进来的。”

走过去开门,刚开了一条小缝,就看见霍正阳阴沉的脸。我吓得急忙把门关上,他怎么跑回家来了?我刚才还跟他们说我不认识他呢!

茴茴问:“谁呀?”

我说:“我妈妈找我,我出去一下,你们慢慢玩吧,游戏机在电视下边的抽屉里。”

那几个人顶机敏,立刻关掉DVD,拿出游戏机来打游戏。

我快速闪出门去,把门在背后关好,没好气地问他:“你干什么?”

霍正阳脸色沉沉的,抓着我的手往对面他的房间走去。我不敢挣扎,怕把房间里的同学引出来,一进到他的房间,我就甩开他的手,背贴在门上,手伸到后边去抓住门把手,准备他一有什么不轨的举动,立刻夺门而逃。

他看着我的举动,嘴角勾起来,声音却冷冷的:“小野猫,你胆子到不小,居然带着男生来家里看A片。”

他怎么知道?我一惊,嘴上却强硬着:“关你什么事?那是我的自由!”

“唔,”他好整以暇地点头,“那我似乎也应该让你妈妈也知道你有这个自由。”

“你!”又被他要挟,我是妈妈眼里的阳光女孩,怎么能让她看到这样的阴暗面?

他见我不说话,又说:“或者,我跟你一起去欣赏你的自由,顺便告诉你的同学,你的身体很美味?我猜,你应该是跟他们讲不认识我吧?”

我咬着牙,这**,他想完全毁了我的生活吗?

他等了片刻,见我不说话,径自往门口走来,把我拨开,要打开门出去,我死死地抓着门把手不放开,脚蹬着地把身子堵在门上。

扳住我的肩头一拉,我一个趔趄离开了门,他伸手去握门把手,我终于还是屈服了。

结果我和他又做了一次。

事后我整理一下自己,回到房间把朋友们送走。

拖着疲惫的身子冲洗干净,我挣扎下楼摸了几片土司吃了,在桌子上给妈妈留了字条,说我昨晚没睡好回去补觉,晚饭不用叫我。

回到房间把自己扔进大床里,很快昏睡过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下身异样的冰凉感觉让我醒过来,我迷迷糊糊地想翻个身,却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粘住了一样动不了。

霍正阳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醒了?小野猫?睡得还真香啊。”

我一激灵,登时清醒过来,挣动手脚,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四肢大张仰面躺在床上,手脚被绳索牢牢固定住,我扯了扯,纹丝不动。

这姿势太脆弱,我的身体完全打开,我又惊又怕:“霍正阳,你这**,快点放开我!”


床头的壁灯啪地一声被打开,微红的柔光照亮了房间,我看见上身赤裸下身套着黑色长裤的霍正阳站在我的床边,红色微光下,他邪恶的笑颜令我胆战心惊。 

我不抱希望地阻止他:“你疯了,妈妈和霍叔叔都在家!”

他笑:“他们的房间在另一头,就算你大声叫起来他们也不一定听到,况且,害怕被他们看到的,是你,不是我。”

这魔鬼!我不甘:“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既然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他停下来,微侧头思索一下,忽然冲我露出一个无赖的笑容来:“我不告诉你!”

我差点背过气去,这个**。

“那你至少解开我,”我跟他商量,“我这样很不舒服。”

他沉默一下,居然点头:“行,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好好好!”我一迭声答应,一百个都行。

他看了我一眼,又把视线移到深绿色的天鹅绒窗帘上,慢吞吞地说:“你的处女膜,是被谁弄破的?”

我们做的那次,他没看到我流血。

我傻眼了,怎么他偏偏问这个?男人的处女情节么?

可是叫我怎么告诉他,我的薄膜是自己弄破的?没错,我喜欢身体的快乐,我会跟好友一起看A片,我会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抚慰自己,追求快乐,我自己觉得这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可是让我把这个讲给别人听?天,杀了我我也说不出口!

但是我受不了他的折磨,最后还是说了。

“真的?”他问。

废话!我沉着脸,狠狠白他一眼,被人强迫说出隐私使我愤怒。

他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然后问:“那么想要,干嘛不找个男人?”

我瞪他,虽然心里的想法没有跟别人说过,但是豁出去了,反正也被他知道了,再说清楚点也没什么。

我说:“我不是很想要,我只是喜欢快乐,就像一部好电影能让我快乐一样,当我有心情去看电影我就去看,当我想要快乐一点我就让自己快乐,跟男人有什么关系?”

他看着我的眼睛:“让我来告诉你男人的身体给你带来的是你自己做不到的。”

我瞪他:“滚!我不需要!快点,我已经告诉你了,解开我!”

他嘴角勾起笑来,颀长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温热的赤裸肉体相接触有奇特的舒适感,我忠于自己的感觉,尽管霍正阳很可恨,但是不能影响我体味美好的感觉。

他的手撑在我的头两侧,呼吸喷在我的耳边,他模糊地说:“我是答应了,但是,没说是现在。”

***!我侧头,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死死地不松口,直到感觉到咸味。

最后我的身体还是随着他沉沦。

“晴晴!你怎么了?快醒醒?”朦胧中传来妈妈的声音。

唔,身体好沉,我在哪里?我猛然清醒,糟糕!我被霍正阳赤裸裸地绑在床上,这样子被妈妈看到就全完了!

我猛地弹坐起来,坐在床边的妈妈被我吓一跳。






标签: 禁恋

上一篇:《何必天长地久》月小西小说免费在线阅下一篇:《爱你的心已绝迹》现代虐心小说免费推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本类排行榜

图文专题

  • 汽车保养软件
  • 360安全卫士
  • 手机软件专题合集
  • 输入法绿色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