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金字塔办公用品管理系统 RSS阅读工具|FeedDemon 查找汉字笔画 喜洋洋快乐拼音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文章资讯 > 新闻资讯 >

精品小说《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免费试读入口_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安宁薄瑾城小说推荐

时间:2018-01-23 浏览次数: 编辑:yangmy

我深爱的我怀念的是一本拥有无数读者的现代言情小说。多年前,他们是羡煞旁人的恩爱情侣。多年后,她是他侄子的老婆。想要知道安宁和薄瑾城之间的爱恨纠缠嘛?久友下载站小编为你分享“精品小说《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免费试读入口_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安宁薄瑾城小说推荐”想进行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小说在线阅读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了!

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免费小说电子书下载http://www.9upk.com/android/87322.html

精品小说《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免费试读入口_我深爱的我怀念的安宁薄瑾城小说推荐




推荐阅读指数:★★★★★

如果您是安卓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如果您是苹果ios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章节欣赏:

夜,凉如水。

女人如猫一样缩在床上,身体颤栗的承受男人肆意的冲击。

她已婚,但男人并不是她的合法丈夫,而是她丈夫的小叔。

激.情退去,女人如同被丢弃的破布,眸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

男人起身,嗤笑着出声,“结婚一年,还是处……”

似是被刺痛,女人的意识慢慢回笼,身侧的手用力的攥住床单。

“安诺,你是不是贱得慌。”

男人笑问道,眸底满是不屑。“薄璟琛上了自己的侄媳妇就那么得意!”

女人,安诺瞪着男人,声音沙哑的厉害。

她恨,恨毒了眼前的男人。

薄璟琛睨了安诺一眼,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敞着腿坐在沙发上燃了一只烟。

烟雾在他指尖升起一根细线,散开。

安诺被呛得咳了两声,单手撑着床另一手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吃力的起身,脚着地,腿一软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

薄璟琛冷笑出声,“匍匐在地,求我继续上你。”

安诺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撑着地起身,缠在身前的被子落在地上。

薄璟琛眸光暗了暗,他这么角度看过去,深沟下面诱.惑无数,他起身。

安诺手忙脚乱的扯着被子,踉跄的想找个地方躲一躲,但,逐渐升温的空间,她无处可逃。

薄璟琛精准的扣住了她的手腕。

“滚开!薄璟琛你滚开!”

安诺尖叫着,身上的被子被薄璟琛轻易的扯了下来,扔在地上,他上前,踩住被子,连带着把安诺的自尊一并踩在脚下。

“安诺,我在帮你体验做女人的感觉。”

薄璟琛忽然笑起来,猛地用力把安诺扔在了床上。“不要……”

安诺死命的挣扎,裸色的指甲划破薄璟琛的肩膀,最后还是被他牢牢的钉在床上。

安诺的意识一点一点涣散,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亮了,大片大片的阳光像是约好了一样,落在安诺的身上,有点暖,只是心里冷的厉害,安诺下意识的抱紧了被子,轻微的动作,仍旧被拉扯的疼痛,薄璟琛对她没有丝毫怜惜。

安诺抬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眶,她知道薄璟琛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怎么办?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上面跳着一个字,帆。

薄帆,她的合法丈夫。

安诺眼泪在眼圈里直转,她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稳住自己的情绪,接通电话。“宝贝,在做什么呢?”

电话那边,薄帆一如从前语气温柔。

安诺握着电话的手用力收紧,勉强维持住声音的平稳,“我没事。”

“声音怎么哑了?”

薄帆关心的问道。

“没事,昨天加班累的,不跟你说了,我急着出门。”

安诺挂断电话,单手按住胸口,眼泪溢了出来。

她对薄帆满心愧疚。

如果当初她知道薄帆是薄璟琛的侄子,打死她也不会答应嫁给薄帆,她好容易才从薄璟琛带给她的黑暗中走出来,怎么可能愿意跟他扯上关系,但,偏偏,世界这么小,命运又那么喜欢折磨她。

“怎么不告诉我侄子,你刚刚是在他叔叔的床上加班,加了整夜。”

薄璟琛森冷的声音响起。

安诺打了一个寒颤,手一松,手机落在床上,她身体紧绷的看向薄璟琛。

“你还想怎样?”

“想,想上你的时候,你张开腿。”

薄璟琛单手扣住安诺的下巴,话说的冷硬。

“薄璟琛,你混账!”安诺颤声骂道。

薄璟琛一甩手,安诺跌在床上。

“是吗,混账吗?昨晚你的腿缠着我的时候,可没听到混账两个字,只有***!安诺,你是我见过最***的女人!”

薄璟琛瞪着安诺,眸底是不加掩饰的憎恶和恨。

安诺身体颤栗,吃力的喘着气,她***,她确实***,她***到爱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爱到即使那个男人生死关头推她去死,也仍旧忘不了他。

是***!砰!重重的摔门声响起。

安诺脱力的趴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有些伤疤被生猛的揭开,痛的厉害。不知道过了多久,安诺才积攒了力气起身,沙发上摆着一身女装,她的尺寸。

安诺麻木的套在身上。

昨天,本来是公司安排她出差的日子,她的公司新换了老板,新老板让她到酒店等他,安诺没多想就去了。

结果进门见到的人是薄璟琛,她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跑。

但,怎么跑的掉。

她被薄璟琛狠狠地扔在床上,她嘶喊,我结婚了。

薄璟琛那时候笑的渗人,我知道,跟薄帆,我侄子。

安诺当时懵了。薄璟琛不管安诺的情绪,粗暴的占有了她……安诺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脚步踉跄的出了房间,一路到了地下停车场。

安诺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但确定,公司不能回了,她迟疑了一下,开车回家。

她和薄帆的家,在御水湾,一百多平,三室两厅,装修家居都是安诺一手*办,虽然对薄家来讲,这样的房间跟贫民窟差不多,但,在安诺,是家。

安诺开了门,门口有一双香奈儿女鞋,还有薄帆的鞋子。

安诺眉心轻蹙。

“啊……阿帆……用力……”

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出女人的尖叫声,生猛的钻进安诺的耳朵里。
安诺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呆住。

她跟薄帆是相亲认识,结婚一年,新婚夜丈夫一脸愧疚的跟她说,诺诺,我的身体是有问题的……那时候,安诺和薄帆认识半年,薄帆人前绅士风度翩翩,人后温柔细心呵护,所有人都羡慕她找了一个五好男人,安诺自己也觉得幸福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落在她身上,所以,薄帆求婚她就答应下来。

她需要一个婚姻给自己一个家,她也需要一个男人让她忘了薄璟琛。

她还记得那时候自己说的多大义凛然,没关系,真的,我们一起慢慢治。

但现在……现实真是打脸。

“小妖精,都给你。”

薄帆的声音传出来。早上还跟她深情款款打电话的男人,竟然转身就可以跟别的女人在自己的床上厮混。

安诺的呼吸都滞住了,像是一根毛线狠狠地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勒的她喘不上气,又扎的她全身疼。

房门推开。

薄帆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两个人赤身裸体。

看见安诺,薄帆愣住,怀里的女人尖叫出声,直往薄帆怀里钻。

“诺……诺诺,你、你……”

“我不是应该在出差吗?怎么回来了?”

安诺抬眸,眸底一片猩红,声音打着颤。

“诺诺。”

薄帆怀里的女人,轻轻的出声。

安诺转过身,“离婚。”

薄帆身体一僵,“诺诺,你等我,我们谈谈。”

“明天九点半,民政局。”

安诺没接话,自顾自的说道,打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薄帆怀里的女人,薄叶叶,薄家的养女。安诺冲进了楼梯间一路冲下楼,一脚踩空整个人摔了下去,尖锐的痛从脚踝的位置迅猛的窜到胸口。

安诺坐在地上,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脚,“不哭,没什么好哭的。”

是啊,有什么可哭的,不就是被人强了,老公*吗!有什么可哭的。

安诺胡乱的擦了擦眼泪,强撑着起身,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子,利落的发动车子,她现在无家可归。

娘家?不能回去,安妈妈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弟弟还小,她回去,只能给他们增加负担。

安诺把车子直接开到了民政局,停在停车场。一直到黄昏日落。

停车场的保安过来查看,“小姐,下班了。”

“我明天赶第一个。”

安诺说道。

保安看了看没说什么,这年头疯狂的姑娘太多,他习以为常。

安诺胃疼的厉害,她才想起自己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拿出手机想叫个外卖,却发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

安诺打开车门,脚一着地几乎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单手扶着车门才没摔倒,脚踝的位置肿的厉害。

安诺深吸了两口气,压制住想要流泪的冲动,这会她谁也找不到,也谁都不能找。
她缓步挪到路边,拦车去了医院,医生给她处理了脚伤,又叮嘱她好好休息。

安诺一一应声,拿着药离开。

脚踝的位置疼痛缓解了一些,她一抬头,看见薄璟琛抱着一个不大的孩子急匆匆的进了医院,他身边跟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女人眸底满是焦急,脸上还挂着泪,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安诺顿住脚步,心里像炸开了一样,疼的尖锐,前一晚还跟自己厮混,转身就是一副好爸爸的模样。

薄璟琛也看见她,只是淡淡的一眼,接着快步离开。

安诺费了点力气找回自己的意识,一瘸一拐的离开医院,医院的对面有个小摊。安诺走过去要了一碗混沌,大口的吃起来,碗里的汤都没剩下,胃里是满的心似乎也暖了点,她付了钱,在路边等车,今晚,她准备在民政局的停车场过夜。

等她跟薄帆离婚之后,她会立刻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充满肮脏记忆的城市。

出租车停稳,安诺正准备要开车门,手腕被人猛地钳住。

安诺惊恐的回身,入目是薄璟琛的冷眸。


标签: 我深爱的我怀念的

上一篇:《是我有意断送这余生》谢景宵萧梦小说下一篇:《我的爱情绝处逢生》平原夜小说最新章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本类排行榜

图文专题

  • 汽车保养软件
  • 360安全卫士
  • 手机软件专题合集
  • 输入法绿色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