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建软超人广东省工程预算管理软件 TopFix Hex-Rays 中原证劵交易版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文章资讯 > 新闻资讯 >

《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_乔绵陆亭川大结局免费阅读

时间:2018-06-13 浏览次数: 编辑:


幸好我们能遇见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他是她最爱的初恋男友,为了他她甚至能够顶下罪名嫁给植物人守了两年活寡,可他却摆脱她不惜给她下药找人奸污她!他是她的丈夫,是陆家至高无上的二少爷,是那个杀伐果决的军中少将,却被她的初恋男友撞成为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两年,一醒过来就救了她却也要和她离婚!“《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_乔绵陆亭川大结局免费阅读”想要看幸好我们能遇见全文的小伙伴千万不能错过

幸好我们能遇见免费小说电子书下载http://www.9upk.com/android/88282.html

《幸好我们能遇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_乔绵陆亭川大结局免费阅读



推荐阅读指数:★★★★★

如果您是安卓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如果您是苹果ios用户,可以点击下载阅读>>>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章节欣赏:

陆亭川没再多说,反正老爷子了解他的脾气,只要他不想做,没人能强迫他。

不多时大厅内只剩下陆余年和乔绵二人,乔绵坐在沙发上等待最后的宣判,本以为老爷子会对她说些愧疚的话,最后让她同意与陆亭川签字离婚。

可谁想到老爷子苦口婆心劝了半天,竟然是让她千万不要放弃这段婚姻,他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陆亭川需要什么样的女人。

乔绵本就没有任何想法,事到如今试着让陆亭川接受她未尝不是好的选择。

……

翌日。

果然不出所料,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陆亭川苏醒这则新闻便以爆炸式的速度横扫整个城市,商界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前来拜访恭贺,就连陆亭川在部队的朋友都不忘打电话慰问。

那些客套的形式自然有人应付,陆亭川以调养身体为由,一周内不接见任何外人,也不谈任何公事。

可是一大早,乔绵就看见男人穿戴整齐的出门,一身黑色西装簇新笔挺、一丝不苟,她本想跟过去提醒他注意身体,却不料瞥见副驾驶座上一捧极大的香水百合。

内心竟有一丝黯然,乔绵嘲讽的勾勾唇,又一声不响的回去了。

“他呢?”

刚进屋便撞见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质问,乔绵没什么表情,只如实道,“刚刚出门。”

“这个节骨眼还乱跑!”

陆余年冷哼一声,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老管家笑眯眯的走过来,漫不经心提道,“少爷今天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刚刚还看到送花的过来呢。”

“花?”老爷子似是想到什么般,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历,眸底划过一丝怅然和无奈,叹息道,“亭川醒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

“什么事?”

乔绵承认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她脑子里蹦出了无数荒诞离奇的想法,比如陆亭川早就有心怡的姑娘,又或者他有个前妻?又或者……他在外面胡来有了私生子?

可是这些想法都随着老爷子一句,“他去陵园了,你去找他就知道了。”而随之消散。

乔绵愣了愣,却听老爷子紧接着又是一声叹息,“当年若不是我从中阻拦……”

陆余年话说到一半又停了,只看着乔绵道,“无论过去如何,你只要记住你始终是陆家二少奶奶。”

乔绵不敢再妄自揣测,只略带茫然木讷的点了点头,然后简单收拾了下便出门去了陵园。

陵园离老宅不近,司机将她送到时大概用了两个小时的车程,乔绵看了眼不远处车群中异常显眼的黑色宾利,回头对司机说道。

“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会和他一起回老宅。”

“好的,少奶奶您和少爷注意安全。”

“嗯。”

乔绵无力的回应了一声,紧接着便步伐沉重的进了陵园,陵园很大,由于不是清明那样特殊的日子,所以也就偶尔碰见几个稀稀拉拉的人。

一路朝陆家的墓地走去,乔绵心绪万千,脑海里一直浮现临走前老爷子说的话,如果陆亭川是去看陆老夫人,那为何陆余年又强调自己二少奶奶的身份?莫非陆亭川真有前妻?

如此想着乔绵不紧加快了步伐,临近陆家墓地时,她脚步顿了顿,似乎听见有打斗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乔绵下意识朝声音发源处看去,发现石门上赫然写着“文氏”两个大字,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

“陆亭川!!”

心跳一空,乔绵想都没想拔腿就朝着那个方向跑,空荡荡的陵墓区凄冷无人,一阵凉风卷过来,吹得她眼眸湿润。

偌大的陵园她哪里看得见人?一座座石碑就像山一样遮住她的视线。可是那声音却丝毫没有消散,随风时近时远。

“陆亭川!!是你吗?!!”

乔绵胡乱大喊,脚下的高跟鞋也开始不稳,乍一看颇有几分狼狈。

彼时正在不远处打斗的男人,听见这声音时黑眸蓦然一紧,手上的力道加重,狠狠将面前拿刀刺向自己的人摔在地上。

“说,谁派你来的?”

躺在地上的男人面色狼狈,一手捂着受伤的部位,眼睛里一抹狡黠之色,似是在盘算着什么。

陆亭川皱了皱眉,“你今天是跑不了了,如果把事情交代清楚,我还可以考虑替你向警察局说个情。”

男人没说话,深深凹陷的眼窝看不出任何想法,直到——

“陆亭川!”

乔绵的声音近在咫尺,地上男人唇角一勾,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然后朝声源处冲去。

“该死!!”

陆亭川黑眸一沉,迅速追过去,可是因为刚醒不久,加之又与歹徒搏斗半天,体力早就渐渐不支,如此一闹,怕是……

“啊!!”

思绪被一声尖叫打断,陆亭川捏起的拳早已青筋暴突,尽管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在追,但还是晚了一步。

“别过来。”

歹徒一手钳制着已经吓傻的乔绵,另一只手拿尖锐的刀锋紧紧抵着她的脖颈,脸上的笑猥琐而得意。

陆亭川薄唇紧抿,却不得不依言停了步子,深如潭水的墨眸紧紧盯着他,周身阴鸷森寒。

“放了她,我让你走。”

男人开口,显然已经做出妥协,可谁知歹徒哈哈一笑,拿刀的手不紧丝毫没有放松,反而逼的更紧。

“陆先生,我凭什么相信你?以您的身手,就算再躺两年我也不是你的对手,这次是我轻敌了。不过这个女人,我得带走。”

歹徒边说边往后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紧紧盯着陆亭川,而男人也步步紧逼,黑眸毫不避讳的与那人对视,浑身都散发着压迫和警惕。

“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亭川目光依然紧盯歹徒,话却是在问她,乔绵战战兢兢的随着歹徒的步子,却也小声回答,“爸让我过来的,他担心你的身体。”

“哦?”

男人倏然笑了,声朗音清,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凉风卷过发梢,他的黑眸也明亮起来,摄人心魄。

“没看出来,你倒是挺听话的。”

“………”

他这一笑,别说乔绵,就连歹徒都傻了,完全摸不着头脑,本来警惕着的心也毫无防备和意识的放松下来。

眼见就要退到歹徒的车上,陆亭川眼疾手快,趁他一个不注意,直接将其拿刀的手撑开,另一只手敏捷迅速的将乔绵拽入自己怀里。

却没想歹徒也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去抓乔绵的手,二人争执不下,瞬间又打了起来。

乔绵夹在中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歹徒很聪明,知道若是眼前这个女人脱身了,那自己一定会被陆亭川擒获。

“嗯!!”

陆亭川突然闷哼一声,乔绵低头看去,发现男人胸膛前的西装外套湿了大片,她伸手一摸,发现是热的。

“血……血……”

乔绵彻底傻了,柔唇苍白,沾满血的手举在半空中颤颤巍巍,歹徒见状顾不了太多,钻了空子便上车溜了。

“你没事吧?你怎么样??”

“没事。”

男人一手捂了伤口,除了眉头皱起表情并无波澜,看她那副吓得不轻的样子,淡淡道,“伤口不深,放心吧,死不了。以前在部队枪子都挨过,只可惜让人跑了,连车牌号都没有。”

“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

虽然陆亭川嘴上那样说,可这并不能消除乔绵内心丝毫的担心和恐惧,她小心翼翼的扶男人坐上副驾驶,然后自己开车。

一路上她的心砰砰跳个不停,脑海里都是刚刚的场景在回放,她很清楚,若刚刚不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陆亭川不会有事,甚至还能擒获歹徒。

最重要的是,刚刚那一刀,如果不是陆亭川挡下了,现在血流不止的人就是自己。

“专心开车。”

男人似是能看透她的心事般,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她握着方向盘的手,明明就在发抖。

“我受伤和你没关系,不管今天站在这里的人是谁,我都会救。首先我是军人,其次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所以你不必有心理负担。”

陆亭川说这话时语气不重但却有力,乔绵不知怎么的,一颗心真的就静了下来。

红灯空档,乔绵虽然心急,却还是忍不住偏头看了身旁的男人,他靠在椅背上,双眸微阖,剑眉因为疼痛而微微蹙起,整个侧脸线条流畅而精致,薄唇紧抿着,说不出的性感。

论长相,这男人真是无可挑剔的完美艺术品。

医院。

乔绵排队挂号折腾了好半天才总算安定下来,医生为男人简单处理了伤口,说是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敷药和换纱布,一周内就可以基本恢复。

本来陆亭川是不打算兴师动众的,可乔绵一给老宅打电话,老爷子就带着一家人全都过来了,甚至还小题大做的将他安排到了重症病房。

毕竟刚刚醒来,老爷子的心都没定,最怕再出什么差池了。

陆余年坐在病床前眉头深锁,这很明显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场蓄意谋杀。

“很有可能是当年制造车祸的人……究竟是谁,要置你于死地?”

老爷子一声长长的叹息,如果这人不抓出来,陆家就不会安宁,毕竟我在明敌在暗。

“哎呦!!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怎么才刚刚醒就又受伤了?”

陆亭川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见段美荣尖锐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紧接着她和陆亭渊便前后脚进来,先是对着陆亭川一顿关心,紧接着便把目光放到了乔绵身上。

“乔绵,不是大嫂说你,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丈夫呢?亭川才刚醒你就让他乱跑!!还害他受了伤,这要是没事还好,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你是不是想守一辈子活寡?”

段美荣说着房间的几个人就早已皱起了眉头,尤其是老爷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可谁想到她不仅没有打住,反而阴阳怪气的来了句。

“还是……你想干脆没了丈夫,好另寻新欢?”

“够了!”

还未等老爷子开口,陆亭渊就已经提前制止,故作怒斥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妇人之仁!!”

乔绵自始至终没有说话,表情也是淡淡的,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说是隐忍也不算,说不出的温凉。

陆亭川将这一切收入眼底,却未做何反应。

倒是乔绵开口了,“爸,我去趟洗手间。”

老爷子点点头,极为不满的看了段美荣一眼。

乔绵出了病房才感觉世界清静了不少,走廊尽头的窗子有凉风吹进来,带着几分舒爽,乔绵心不在焉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却不料猛然撞入一个坚实的胸膛。

“绵绵?”

熟悉又温润的嗓音在头顶响起,这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沐春风般让人沦陷。

乔绵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站稳,然后退出两步的距离。

“学长。”

“你叫我学长?”

温思成眉头微蹙,眸底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绵绵……我知道你生气,那天宴会我本想和你解释的,可是我找遍了会场都没有看见你……”

“我理解,你不必解释那么多,我们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乔绵声音冷漠,看着眼前这张依旧清俊干净的脸,只觉得虚伪和可怕,想到他的种种欺骗,一股心寒骤然而生。

他怕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老爷子70寿宴那天晚上,她差点被奸污的那天晚上……陆亭川苏醒的那天晚上……

她就在宴会酒店的休息室门外,听到了他和陆心怡的所有对话。

他说……他了解自己,只要脏了身子,就算他不开口,自己也会主动离开他,不再纠缠于两年前的承诺……

他还说,他没爱过自己……

乔绵心中暗笑,眸中闪过一抹自嘲。

她清楚的记得两年前,陆亭川出车祸的那天,当时还是她男朋友的温思成找到她,惊慌失措又无助的求她……求她帮帮他。

因为爱,很爱很爱,乔绵答应了。

别人都以为肇事者是她,而她也没有任何辩解。

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保护的人是温思成。

如果她否认,真正的罪人温思成就会去坐牢。

只是……后来事情并没有按照想象中的方向发展,因为陆老爷子并没有追究乔绵的责任,而是让她嫁给陆亭川作为补偿。

她本来是拒绝的,可是温思成苦苦哀求,她若不答应,陆家势必深究。

而且温思成许诺…等他出国深造回来,无论他成不成功都会把她接走。

乔绵这才答应下来,一直等着他……

“你能不能别这么和我说话?”温思成突然掰过她的肩膀,表情严肃认真,“绵绵,和你当初的约定,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

“好啊。”乔绵笑了笑打断他的话,“既然记得,那我问你,如果我现在和陆亭川离婚,你会不会离开陆心怡依言娶我?嗯?”

“……”

温思成眉眼低垂,凉唇紧抿着,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放在她肩膀的手缓缓下垂。

“那天晚上,你和陆心怡在休息室里说的话,我全部都听见了。”乔绵毫不意外的冷哼一声,嘴角的嘲讽更甚。

全部?

温思成神经啪的一声断裂,大脑一片空白。

那岂不是意味着……连他故意下药给她的事情也都败露了?

乔绵看着他略带慌神的脸,心里好像被凿开了一个大洞,冷风裹挟着暴雪吹进来,将全身的血液都冻结。

真可笑……若不是那天她亲耳听到了那些话,此刻他这副模样,她一定会毫无保留的相信的。

“绵绵……”

温思成眉眼低垂,说不出的愁郁,似是酝酿着什么般,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刚要伸过去,便被乔绵躲开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了……可是你可不可以看在我们曾经那么多年感情的份儿上,两年前车祸的真相……你能不能一直隐瞒下去。”

“温思成,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乔绵踉跄的退后两步,眸光凉然,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曾经温润美好的少年,会变得如此陌生和阴狠。

他们之间那几年感情,都喂狗了吗?

当初她因为爱他,傻傻的帮他背锅,甚至傻傻的等着他……

两年过去了,他回来了,却是以陆心怡未婚夫的身份回来的!如今更是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开口就是要她帮他继续隐瞒当年的真相,继续给他背锅……

呵——

她乔绵的一片痴心,果真是喂了狗了。




标签: 幸好我们能遇见

上一篇:《望不穿这么暧昧的眼》精品小说全集推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本类排行榜

图文专题

  • 汽车保养软件
  • 360安全卫士
  • 手机软件专题合集
  • 输入法绿色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