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发布

热门搜索信用卡还款提醒工具 小雨论坛自动顶贴机 IIS专家防采集系统 CAD图纸比较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排行榜首页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文章资讯 > 新闻资讯 >

专访英特尔华人芯片设计第一人:摒弃急功近利

时间:2017-01-13 浏览次数: 编辑:9upk

新浪科技讯 4月20日消息,江宏,英特尔视觉计算事业部首席高级工程师、视觉计算首席架构师。这个被视作是英特尔公司技术团队中成就最多的华人,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强调的最多的,依然是“摒弃急功近利”,在他看来,这是自己成功的关键,也是中国半导体产业能否有所发展的关键。

 

 集成是可视计算趋势所在

  此次来北京,江宏的主要目的是参加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IDF),与政府及合作伙伴会谈,并主讲有关的技术讲座。

  一天下来,江宏声音已经沙哑,但却仍兴奋未减。“随着社交网络和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图像和视频内容被创建出来,与此同时,用户对媒体内容的消费也在快速增加。”“可视计算就是处理图像、视频、三维场景等内容的应用,这些应用需要用到高性能PC。”

  “PC游戏是一类典型的可视计算应用,在PC游戏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是休闲游戏,此外主流游戏的市场也很庞大。”江宏指出,“除此之外,视频媒体的应用,则是可视计算发展的另一重要方向所在,这也是我个人更为看重的方向。”

  对于可视计算的技术趋势,江宏强调,集成式图形显示功能成为客户端PC可视计算的重要趋势,PC市场上的笔记本电脑所占比重不断上升,而笔记本电脑中也越来越多采用集成式图形显卡。

  然而,CPU与图形处理器的融合一直也是英特尔的竞争对手AMD所宣称的优势所在。对此,江宏则不愿意直接评论,但他强调,英特尔所做的融合,下一代微构架“Sandy Bridge”会做到CPU与图形处理的完全融合,而不是现在简单的1+1。

  华人芯片设计第一人

  在伊利诺伊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后,江宏于1996年加入英特尔公司技术团队。刚开始时,英特尔的视频芯片设计工作只有江宏一人,所做工作涉及的也是最基本的功能,如电视输出。

  从开始组建内部团队,发展到现在的每年数十亿美元的业务额并成为英特尔公司的核心技术的一部分。从在台式上邮票大小的视频播放,到全屏高清晰视频播放,乃至家庭影院PC市场,江宏在英特尔的14年,视频技术在PC领域已经经历了数代变革。

  自从加入英特尔,江宏一直坚持每天工作12-14个小时。在过去的十四年里,几乎没有休过假,太太生产的病房,也一度被他做起了临时工作室。

  英特尔公司有规定,每工作七年,员工可以享受八个星期的全薪假期。上到总裁下到普通员工,放弃了这八个星期的也许只有他和另一个华人技术人员王宏。由于两人重名并都是工作狂,在内部也因此被称为“宏平方”。

  江宏参与并领导了公司视频芯片设计的每一个技术细节,他说,自己经历过整个个人计算机媒体技术的发展历史。如今,在蓝光三维视频(Blu-Ray Stereoscopic 3D Video)国际标准制定中,他领导团队在简化三维视频的设计,降低了功耗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英特尔生产的芯片的功能的复杂程度,集成的程度,生产工艺的高级度,芯片的销售量是别的公司无法比拟的。”尽管压力巨大,但在江宏看来,没有第二个公司能像英特尔这样为技术人员提供成长空间。

  “英特尔的很多设计人员都是学校一毕业就进公司。公司从最基本的训练开始,教给他们严格芯片设计的流程。经过五六年的设计实践,这些设计人员就非常有竞争力。当然其中有些不那么出色的,就改行做别的。”江宏说,“华人工程师在英特尔公司的表现非常优秀。他们聪明勤奋,脚踏实地。”

  脸上总是带有露齿微笑的江宏,背后却承担的巨大压力是常人所未见的。除了技术的历练,市场的压力同样会反映到作为产品总架构师的江宏身上。作为产品的总架构师,责任直接关系到产品的成败。江宏说:“尤其是项目越做越大,任何一个小的技术疏漏都可能造成产品质量的问题。即使在英特尔这样的公司,常胜将军也不多见。”

  在过去的十四年中,经江宏之手设计的芯片至少有十个。而英特尔公司内部的竞争非常激烈,如果其中有一个产品有些闪失,可能就没有机会负责接下来的产品。江宏坦言,抓住机会并勇于承担责任,是他得以成长的关键。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埋头做产品总是有问题,要看到长线的发展和现在趋势的结合。于是我参与了很多视频标准化的工作。”江宏说,“有些机会你抓住了,做出来了,自然有会成效。”

  建言:中国半导体产业摒弃急功近利

  “中国的半导体行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目前依然很大。半导体公司与世界著名公司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在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时,江宏总不免感叹一番。

  “因为芯片设计工业的特点是前期投入大,生产周期长。早在本世纪初,有很多海归人员回国创办半导体公司,如在2005年,中国有400多家芯片设计公司。政府也大量投资并大力扶植这些公司,然而收效甚微。”江宏认为,这其中的症结,仍在于各方面。

  在英特尔工作十四年才有今天成绩的江宏,不厌其烦地强调在这一领域耐心与长线眼光的重要性:“中国的公司要接近和赶上世界先进公司,除了政府的支持、投资商的理解外,尤其需要技术人员忘掉急功近利的念头,有执着的责任感和献身精神,应该有一种脚踏实地、耐得住寂寞的职业追求,有为了一个项目埋头苦干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准备。”

  “芯片设计是一个苦活。”“作为芯片设计的技术人员,需要一种对技术的献身精神,如果只是抱着一种今年设计,明年收获,后年上市的想法,不可能办出成功的国际级的芯片公司。”江宏说。

  江宏希望,他们团队主导的家庭影院电脑设计、高清晰度图形的芯片等技术,将会给中国的系统制造商和软件开发公司带来商机。

  像设计芯片一样教育孩子

  江宏有一位刚满三岁的儿子,和所有华人一样,他对自己的儿子寄予厚望。因为他和他太太都是从事芯片设计的,孩子的智力开发,在他们眼里成了类似芯片设计的工作。

  “据现代科学研究的数据,幼儿的大脑三岁时75%生长成熟。到六岁,大脑发育完成。我们常把这个过程比做芯片设计的过程。”江宏说,“三岁,75%的功能都设计好,这被称为‘Freeze’,即设计基本成熟,这在芯片设计上成为设计‘冻结’。而六岁,就是‘Tape-Out’ ‘带出’ 产品版本了。”

  这也就意味着,儿子三岁前的教育,需要分秒必争。江宏认为,教育三岁以前的孩子,尤其是不会说话的时候,是最困难也是大脑发育最关键的时候,需要父母无限的爱心和“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精神。

  “为了刺激孩子的大脑发育,我和太太都学会了手语。我们的儿子已经可以用手势表达上千个英文词。就像在芯片设计过程设计一种特殊的验证语言与芯片进行交流一样。儿子在不会说话就学会了所有字母和数字,简单的英文词的拼法,数数和简单的加法。”说到这里,江宏的得意发自内心。

  “到六岁,孩子的大脑的容量发育就结束了。剩下的工作就是把孩子送入学校,接受正规教育。”江宏继续以电脑做比喻,“这就像电脑系统一样,硬件已经定了型,剩下的工作就是开发应用软件,最大限度地发挥硬件的功能。”

  “如果把孩子的大脑比作电脑的中心处理器。” 江宏笑言,“我希望到六岁时,他不是386、486,而是英特尔公司最新的多核处理器。”(文元)

标签:

上一篇:微软Visual Studio 2010怎么样?微软下一篇:苹果对iPhone进行了技术调整 以便支持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本类排行榜

图文专题

  • 汽车保养软件
  • 360安全卫士
  • 手机软件专题合集
  • 输入法绿色版